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文体信息 > 文体研究 > 正文

萧山相国朱凤标

时间:2016-12-02 20:55:00   来源:   点击:

  朱凤标(1800-1873),字桐轩,号建霞,萧山城东朱家坛人,是南宋大理学家朱熹第二十一世孙。清道光八年(1828),中举乡试,道光十二年(1832),进士及第殿试一甲二名钦点为榜眼及第,即全国会试第二名。《清史稿》卷三百九十有传。授翰林院编修。道光十四年(1834)旋丁母忧,道光十七年(1837)服阕,七月充山东乡试副考官,道光十八年(1838)散馆,大考第一。道光十九年(1839)二月,大考二等赐文绮,同年夏,命直上书房旋督湖北学政。道光二十一年(1841),授国子监司业,仍留政任,任侍讲庶子。道光二十四年(1844)还京,复直上书房,擢侍讲,侍读学士。道光二十五年(1845)三月授皇七子奕枻读书。四月擢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道光二十六年(1846)八月,署户部侍郎。道光二十七年(1847),授兵部右侍郎。咸丰元年(1850)五月迁都察院左都御史,九月署工部尚书。咸丰二年(1852)三月署刑部尚书,咸丰四年(1854)三月署户部尚书,咸丰六年(1856)十一月赏太子少保衔,不久调兵部尚书,咸丰十一年(1861),调吏部尚书。同年十一月充上书房总师傅。同治七年(1868)正月,命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同年四月迁体仁阁大学士。同治八年(1869)六月充武英殿总裁。同年八月二十二日朱凤标70寿辰,御书“台衔介祉”的匾额,“福寿”金字及玉如意、文绮等件赐之,同治十二年(1873)卒,终年七十四岁,追赠太子太保,谥“文端”。其子朱其煊,曾任工部郎中,官至山东布政使,泰山上南天门处有大书石刻书法具名萧山朱其煊字样。孙朱有基,钦赐举人。仕九江知府,官至四川川东道。重庆浮图关立有朱有基功德碑。


  盐是人们日常生活必需品,在清朝时代,盐业都控制在官方手里,山东省靠近沿海,盐业虽然发达,但一些政府官员贪赃枉法,在盐业上大做文章。造成当时社会上盐价不断上升,百姓反响强烈,给社会造成混乱。当时任山东长庐盐政的沈拱辰,未有一丝见效,反而给清政府财政减少收入。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皇帝指派朱凤标与大学士耆英等为钦差共同去山东查办盐务。朱凤标等到山东后,展开了一系列内查外调,仅几个月时间查清库中所积存的30万两款项,另外7万两白银出借,未收齐的41万两白银、37万石谷。朱凤标等对库存三十万两款项及时上缴户部,对未收齐的、借出的所有银两及三十七万石谷,限原任山东长庐盐政的沈拱辰负责在1年内清退和交回,并对相关官员作出了撤职,查办、降职处理。疏陈积弊,请参官运减少成本,使盐商有利可图,盐价下降,百姓得实惠等一系列措施,起到了足以稳定社会的良好效果。


  太平天国运动时间之长,历时14年之久,战火之广,基本燃遍14个省份,规模之大,耗银之多,死人之众,烧毁文物之多,所以影响之深,成为有史以来南方战争之最。给清皇朝统治,元气大伤,根本动摇。咸丰元年(1850),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起义,声势浩大席卷全国,同年,攻占永安。咸丰二年(1852),攻克武汉。咸丰三年(1853),连克九江、安庆,攻占南京,定都为“天京”。自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爆发以后,清政府节节败退,作为时任刑部尚书的朱凤标,为清政府出谋献策。太平军攻陷了河南归德,林凤祥等进入京畿地区以后,朱凤标与大学士贾桢、尚书翁心存等起草了《防剿六事》及《预筹守城事宜》,均被清政府采纳,太平天国运动如此轰轰烈烈,北京城安逸无恙,老北京的人都知道外靠曾相(曾国藩)内靠朱相(朱凤标)。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际,作为朝廷命官的朱凤标,认识到鸦片流入中国,将对人们的身心健康带来很大危害,还会造成大量财政流失,便起奏朝廷。户部尚书朱凤标奏:“夷船闯入天津节节北上,直抵北仓始因阻浅退还海河,其阻浅之故,则开北运河减水坝也。盖夷情至所恃者船,即所甚畏者浅,减北运河之水可以制之不能进,若复减卫河西河之水,并可以制之不能退。伏查卫河与西河,北运河俱到天津之三岔口汇流为海河,而卫河上游均有减水坝可能渲泄,其最近天津者,一坝在天津之兴济镇,再远在南皮之南为黄河故道,即鬲津河,均可泄卫河以入海。西河汇卫漳之水,来源本弱,其去卫河最近,亦易渲泄。现时北运河已经开坝,海河之水已日见减,若再将卫河、西河之水开坝东泄则海河可以立涸。即有海潮涨不过二三尺,该夷船只断难驾驶,则我可以制其死命,该夷无难畏而怡服矣。”立志抗英,坚决主战溢于言表。


  该奏章不但勤劳国事,良苦用心;而且调研详细,地理熟悉,制敌于死地,主战之坚决。当清军在抵抗中取得某些成绩时,朱凤标又起奏朝廷。户部尚书朱凤标奏:“窃咋闻粤东练勇得有胜仗,并有省城可克等语。英夷虽属冥顽多狡诈,如闻广东被挫,必故为桀骜情形以示无惧,然以后路已破势难久居,但与坚持旬月,自然伎俩皆穷。伏望断自宸衷,切勿误听浮言轻阻粤东进攻之计,且粤民业经开仗。仇隙已成势不两立,朝廷即不听攻,百姓岂能歇手。如谓恐挠抚局阻止进兵,则民与官仇,深防激变。国家根本在民心,英夷所畏者亦即於此。伏望饬知罗谆衍等,再加鼓励,一意进攻。如果扫穴渠,则不但抚局在我掌握之中,廿载深仇庶可一洗。”


  朱凤标该奏章抗英坚决,远见卓越,官民联合,同仇敌忾:“敢言人所不敢言。”忧国忧民,可见一斑。持主和派截然不同的观点,是大臣中爱国的主战派。朱凤标去世以后,朝廷对他念念不忘,同治皇帝三次赐祭文于他。穆宗制曰:“原任大学士朱凤标,‘老咸端谨,学文优长’,由翰林擢正卿,叠司文柄。联御极后,命充上书房总师傅,简任纶扉、管理部务,均能格恭将事,克称厥职。上年患病,叠请赏假调理。嗣因固请开缺,准予致仕,赏食全俸。方冀调养就痊,遐龄永享。遽闻溘逝,悼惜殊深。加恩太子太保衔,赏给陀罗经被,派肃亲王隆勤带侍卫十员,即日开往吊缀。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应得恤典该衙门察例具奏。伊子朱其煊俟服阕后以工部郎中遇缺即补。伊孙监生朱有基赏给举人,一体为试。寻赐祭葬。予溢‘文端’。子其煊湖北安襄郧荆道。孙有基、钦赐举人,内阁中书。”


  穆宗又制曰:“大学士朱凤标,绩学淹通,持躬端谨,登蕊榜而荣叨上第,列蓬山而秩懔清班……朝门邀策骑之荣,弥励靖共于一德;讲帷饬鸣鸾之度。洵推领袖于群仙……”


  穆宗再制曰:“朕惟钧衡辅治,眷硕德于老成:钟鼎铭勋,被隆施于后祀。尔预告大学士朱凤标,学有本源,品臻端粹。频枥使节,弥严鉴别于文衡;无忝师资,尤重楷模于吉士……符其品概,丰碑永峙……”


  朱凤标在朝为官五十多年,是一个三朝元老(道光、咸丰、同治),又是五部尚书(工部、刑部、户部、兵部、吏部),是萧山考取功名最高的第二位,也是权位最大的一位,任体仁阁大学士武英殿总裁,是实实在在的丞相职务(清朝不设丞相,以大学士军机大臣代理),办事“秉公无私,端正不阿,绩学淹通,爱国爱民”。故朝廷对他评价很高,真是“恩宏殊荣”,时称萧山相国。皇上说他“老成端谨,学文优长”,是正确评价。又是“松阡生色,丰碑永峙”的老臣,并直接移化子弟:


  朱凤梯,字梧冈,凤标胞弟,朱凤楼是长兄。(萧山县志族弟有误)凤梯少时读书不成,弃学经商,后受兄长影响,年三十更治儒学。纳粟为太学生,援例纳为从九品,分发山西,补托克托城巡检,调署绥远城仓库大使,后调任补包头镇巡检。诸城地接蒙疆,民情剽悍,凤梯所至:“咸树治绩,劝学课农,抑强扶弱,孜孜罔懈。”未几,授例为同知,分发江苏,同治戊辰,摄上海令。“廉公有威,案无留牍”,名臣江苏巡抚丁日昌很器重他,以清理积牍功,奏请朝廷准补同知,后以知府升用,先换顶戴。申有船厂洋人,与红帮木匠有违言,洋人竟敢开枪,当场击毙木匠,尸者家属控告府县,朱凤梯会同英领事,审明故杀,非误杀,按例论抵。英国领事请仍按西方例欲归国惩治。凤梯以国宪所关,恐以越境为逃,坚持不许。乃在英领事公馆后监内搭棚厂将其绞死。亲自监督,此为华洋命案交涉以来所未曾有之事。朱凤梯大义凛然,着实扬我国威。


  清代萧山三杰朱凤标、汤金钊、葛云飞,都是我们民族的精英,值得后人为之骄傲。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著名文物鉴定专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央文史馆委员90高龄逝世的朱家溍先生是朱凤标的第五代孙。他对国家文物贡献和鉴定及萧山考古作出了重大贡献。


  所前肇家桥村,有一等慈寺,保存较为完好,内有朱凤标布衣时对联:“纳衣林中常逊志,莲花坐下莫争能。”镌刻于石柱上,字迹清秀端长。又城东娄下陈村官河旁有宽1.8米,高0.58米墓碑一块,上书“皇清乡大宾文华周公暨与陈太孺人合墓”碑刻。首端是:咸丰三年岁次己卯八月。落款为:刑部尚书朱凤标拜题,字迹雄健端壮,是朱凤标遗留故乡的文物。传说该墓是朱凤标外公外婆之合葬墓。博物馆藏有朱凤标撰联等文物。朱凤标幼年由于父早亡,家贫寒,从小刻苦学习精神可嘉,读书通宵达旦是经常的事。有年冬天照常寒夜读书,刚巧隔壁在搡年糕,本来腹中饥饿的少年郎闻到年糕香味更是饥饿难忍。古代读书人是有涵养的,不好开口讨吃,只得以点蜡烛为名前去试探,三次点火无人问津。(村民实有轻视寒生之意)凤标从此发奋攻书,变压力为动力,终于成功显姓扬名。后得中高官,回乡祭祖,赠银修庙,中兴学风,勉励后辈,勤学上进,传为佳话。朱凤标出生地萧山城东朱家坛故居“榜眼墙门”现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有他亲手撰文石碑一块,均是重点文物。


  朱凤标墓葬于萧山所前山里沈山麓,墓石用条石砌成水泥封好,墓碑三节,墓前有圣旨碑,石刻奏章。原来墓道为三进,设华标和五节牌坊,文革时期全毁。现墓道修葺一新为重点文保单位,供游人考古观光。


       缅怀师相(一)
        清·淳亲王(甲午年)
         台阁重师范,丹青肖伟像。
         像传名宰辅,世重大经纶。
         浙水英灵渺,庐山面目真。
         老成嗟陨谢,对此感怀频。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cript>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