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梦笔生花 > 正文

镜子

时间:2014-09-25 21:21:00   来源:   点击:

  我曾经通读过很多遍《史记》,关于历史的书一直读到《明史》和《明会要》,也没有觉得古人写得好在哪里。后来读到司马辽太郎的《平家物语》,竟然手不释卷了,再后来看到井上靖的历史小说,我是的的确确被感动了。日本人竟然写得那么好!而更让人感动的是,司马辽太朗其实不是他的真名,意思是自己写得比起司马迁写的要差远了;井上靖则是被中国的历史吸引,凭着激动的想象动了笔!到那时,就好像有一个人指着我的鼻子在骂:你的眼睛瞎了吗?那样的难受。

  那年东史郎来杭时,我旷了课想要去。同学问我去干什么?我说想朝他吐一口唾沫。同学淡淡地说:你想当着日本人的面被中国人拖出去吗?我才没有去。我就是这样,对日本人没有丝毫的好感,甚至对这样谢罪的鬼子也没有。我是在旧书堆里戴着口罩看完《中日战争》(史料集)的,但我也的的确确对这些日本的作家报有敬意。现在看来,这种敬意不是来源于日本,而是在中国。

  徐志摩肯用“清越”一词说日本,大概是有着别样的心情的。他的意思是说当时的中国正在失去的,而能竟在日本得以保存。这和杨守敬在日本买中国的古籍善本是一样的。当梁思成提议盟军不要轰炸大阪古城时,一定也是怀了同样的心思。他们挚爱着中国的文化!谁能怀疑日本的民族血液里没有中国的文化呢?那些在战时的中国和日本的作家们,其实有着同样的悲惨遭遇。郁达夫在苏门答腊被杀,二叶亭四迷也在鬼子的军中挣扎至死,他哪里想过要杀人?据说他在新加坡的墓,在寺内寿一墓的后面,四周则是无名军妓的荒坟。我在看他的《浮云》和《面影》时特别感伤,便写了四句小诗纪念他:

                                         搁元帅配刀的后鞘,
                                         女人啼哭的阴笑。
                                         望浮云遮我面影,
                                         矢立克断刀。

  有骨气的日本文人颇有中国气质,这是我的内心感受。他们同样让我折服。我曾经对我的朋友说想把《山椒鱼》推荐给小学课本的编委,她认为我是发疯了:没有人会接受的!我说那是镜子,那是中国的哲学!

  读完《万叶集》,刚好有个同学送我两本大江健三郎的书。过了几天问我怎么样?我说不如川端康成的好。我一直没有忘记《雪国》的开头:通过县境长长的隧道,就是雪国了。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下来。

  这是镜子的边缘了吧。我说能买到《枕草子》吗?我想送给我的朋友。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