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梦笔生花 > 正文

跑马湖

时间:2015-08-04 11:06:00   来源:   点击:

  离西陵关不远有个跑马湖,站在越王山顶即可看到,它与湘湖遥遥相对。它虽然没有湘湖那么秀美,也没有湘湖那么宽阔,但它却有一段足以自豪的历史:
 
  早先,这里并没有湖,只是一片平川。故事要从二千多年前讲起。那时候,钱塘江是越国的一道天然屏障,西陵关是个重要关口,跑马湖这块地即成了安营扎寨屯兵养马的好地方。当时,天下诸候纷争,互相侵吞,强大的吴国为了扩大自己的地盘打过了钱塘江,攻下了当时还较弱小的越国。一直到越王认输,甘愿到吴国去作人质,吴王才带兵返回姑苏。
 
  当时,越王手下有两位谋士,一个叫文种,一个叫范蠡,他们商定由范蠡陪着越王去吴国作阶下囚,文种留在国内休养生息。
 
  这是一个难忘的国耻日,西陵关口,文种带着百姓们把越王夫妇和范蠡送上去吴国的船,临行前,越王对着文种长跪不起,文种含着泪挽起越王,说:“大王尽管放心前去吴国服役,文种决不负大王重托!”
 
  越王一行走了,文种为复国定下九条计谋,其中一条就是加强骑兵训练。因为越国是水乡,越民又被称为是水族,所以越国的水兵极强,亏的是骑兵之势。若要复国灭吴,必须要有一支精练的骑兵队伍,当然也要有一批好马。可是越国是战败国,怎能养大批战马,训练骑兵呢?若是引起吴王的猜疑,那后果不堪设想。文种是有谋略的人,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这一年秋收以后,文种将一批最好的稻谷,最好的布以及珠宝美人列成一个船队,浩浩荡荡开往吴国都城姑苏。一到姑苏,他先用重金贿赂吴王的丞相伯喜然后进见吴王。吴王听了文种满口的奉承话,又见到了这大批进贡之物,心中十分高兴。文种趁机要求面见越王,尽一尽君臣之礼。吴王有点犹豫,一边的伯喜 尽力为文种说好话,吴王经受不起纵恿和奉承,就答应了文种的要求。
 
  文种来到越王囚禁的养马石屋中行了君臣之礼,碍于两边卫士的严加看管,文种与越王夫妇及范蠡不能讲什么。临走时,文种将手掌朝范蠡一照,看到范蠡点头领会,才与越王挥泪告别。
 
  转眼间,到了来年的夏天,文种又备了几船贡品来见吴王,当然也没有忘了给伯喜也带上一份厚礼。在拜见吴王时,文种又大肆赞扬吴王的威武,吴国的强盛,还讲了越国是心甘情愿作吴国的附属国。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又讲起了越国的水土地貌,说越国有一大片水草地是养马的好地方,若是能有一批好马良种,自己愿为吴王养马训马,让吴国更强大,早日成为天下霸主。一番话说得吴王喜笑颜开他没有思索就答应挑选一批好马良种让文种带去。谁知吴王话音刚落,吴国的大将军伍子胥就出来阻止,他毫不含糊地摆出几条理由,使吴王不得不收回刚才的许诺但已受文种贿赂的伯喜也不含糊,他吹捧了吴王的英明,又赞扬了越国的忠诚,说崐将越国开辟成养马场是个极好的主意。伍子胥当然也居力相争。正在他们争执之时卫士来报,说范蠡求见。
 
  范蠡垂头丧气地带着几匹瘦骨怜丁的病马上来,见吴王口称罪臣,说这些马患病已久,该如何处置。吴王一见,心里直冒火,正想开口骂人,文种跪下说:“大王切莫动怒,这些病马让我带到越国去,调养好后再送来。”吴王半信半疑地看着文种,文种又保证再三。吴王说:“好吧,这就叫死马当作活马医,你带去尽心调养就是。”
 
  范蠡帮着文种把这些病马弄上船,趁机也将手掌朝他一照,文种心领神会,范蠡才告辞归去。原来,文种那天手掌上写的是:“觅马种。”今天范蠡手掌上写的只一个字:饿。文种知道这些种马是饿的,回去后当然可以调理了。
 
  文种把养马场选在越王山下的平川上,这里面对钱塘江,吴国的将士可以在吴山上看到这个养马场,这样可以让吴王少一点戒心。那些因饿而病的马,经过一番料理,不久就恢复了精神,到了来年春天,文种配好马种后,将马送回姑苏城。吴王见到了那些病马一下子变得如此健壮,不由得赞赏文种的养马术。文种却说:“不是小臣养马术高,而是越国的草使马壮实的。”伯喜  也及时开口说:“越国草肥那养马场又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大王还不放心将马交给文种去养吗?”伍子胥还想出来阻拦,但病马变健马的事实使吴王不再犹豫了。
 
  从此,文种名正言顺地养起了大批战马,他养马又训马,马越养越多,兵也越练越精。
 
  伍子胥是吴国的老臣,他看到吴王沉湎于酒色之中,伯喜又是个奸佞小人,他很为吴国担忧。为了预防不测,他常常四处巡视。一日,他来到钱塘江边的吴山上看到越国的养马场上马儿无数,那些骑手们在训马场上雄风威猛,他心中暗暗吃惊,于是急急地赶回,要向吴王报告这个情况。
 
  谁知没等伍子胥赶到,文种已先他一步来到。吴宫外有一批强壮的战马,吴王正兴致勃勃地欣赏着马匹。伍子胥也上前看,一看,他更觉得自己的担扰不是多余的,因为这批看上去强壮的战马,其实缺乏战斗力。耿直的伍子胥把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全部如实地说了出来。已被胜利和奉承搅昏了头脑的吴王本来已对伍子胥的唠叨不满,伯喜又在一边冷嘲伍子胥的瞎操心。吴王当即就把伍子胥晾在了一边。伍子胥受到了冷落,心中极为不快,长叹一声离开了吴王。这样一来,文种就放心大胆地养马训马。等到越王一行从吴国归来,他已骏马成群,骑手成军了。
 
  越王看到了文种为他训练了这么好的马和这么精的骑兵,心里十分高兴,当即就为他配上了几位大将军,让他继续养马训马,就这样十几年下来,这个训马场被马蹄踏深,变成了驯马池,后来,越王就凭着这支精练的骑兵队伍冲入吴国,完成了复国雪耻的大业。
 
  功成后的越王迁都姑苏城,这里的驯马池也荒废了,天长日久成了湖,当地人因为此处跑过马,把它叫作跑马湖,白与跑是地方语的谐音,所以,也被称为“白马湖”。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