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人物春秋 > 现代名人 > 正文

项兴良

时间:2007-01-28 17:26:51   来源:   点击:

    人物档案


    项兴良 男,1963年4月出生于衙前镇项家村,中共党员,开氏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萧山区人大常委会常委。


    1996—2005荣获衙前镇劳动模范、党员积极分子; 2000—2005荣获萧山区优秀党员、劳动模范;2002年5月荣获萧山区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2003年荣获萧山区十佳青年企业家;2004年荣获浙江省杰出青年民营企业家;第五届全国乡镇企业家;杭州市优秀创业企业家;杭州市十大突出贡献工业企业优秀经营者;萧山区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工作积极分子;2005年荣获萧山区优秀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2006年荣获萧山区“十五”时期十大优秀工业企业家。


    开氏集团是一家以生产化纤原料和房地产开发为主的民营企业,总资产18.7亿元,净资产4.75亿元,员工1700人。公司在项兴良的带领下,以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为抓手,坚持发展、创新理念,“十五”期间共投入技改资金7.2亿元。工业销售产值从2000年的3.87亿元,2005年达到25.93亿元,增长5.7倍,五年累计上缴税费10155万元。获“省著名商标”。公司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向社会捐赠105万元用于社会公益事业。


    “十一五”期间,公司的目标是向资源产业方向发展,总投资32.72亿元人民币,与中海油合资建设PX项目(今年三月国家发改委批准),计划于2008年6月投产。到“十一五”期末,公司的工业销售目标超过100亿元,上缴税费累计超过5亿元。 
    

    引子


    今年萧山三中(衙前中学)五十年校庆之际,我作为校友的代表也来到了阔别多年的母校,这凤凰山下的学子可谓是桃李芬芳、人才辈出。在母校的优秀校友中,我惊喜地发现了项兴良这个人物,他为衙前初中整体搬迁捐款五十万,为社会慈善事业和公益事业捐款百万元。我为有这样的校友而感到骄傲。


    虽然项兴良是我的校友,可相隔在校的时间整整十年,不要说是认识他,就是连个面也没见过。我还听说项兴良对宣传他的事总是处于低调,一般的记者要采访他都不太容易,因为他不大喜欢张扬,只想实实在在做点事。


    在接到萧山区文联给我写项兴良事迹的任务之后,我在最短时间里,拨通了项总的电话,我想假如贸然地去采访他,会不会碰壁呢?当我说明了此次采访的目的与要求,还抬出了我是他“学哥”的牌子,不要说,此招还挺灵的,我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他欣然安排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与我交谈。

 

    一个农民的儿子
 
    衙前地处萧绍平原,他是我国第一个成立农民协会的圣地,凤凰山上安葬着沈定一、李成虎这样的农民英雄。衙前的农民早在20世纪的初期就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组织农民进行减租减息,与地主剥削阶级展开了生死捕斗。为了自身的利益和改造世界,衙前农民兴修水利,地方自治,围垦造田,建立农民小学校……在中国的革命历史上,写下了重重的一笔。


    横穿萧绍平原的西小江,它连通着京杭大运河,丰沛的水源世代灌溉着两岸千万亩良田。河的前岸属于绍兴界,河的北岸就是萧山界。这衙前镇 前有西小江,后有流域千里的浙江母亲河——钱塘江,它气势磅礴,激流奋进。


    衙前镇就在这两条大河中间,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这片红色土地上的子孙,前辈们改造世界,改变贫困的宏伟理想在他们手中终于变成了现实。在衙前的土地上耸立起一批影响萧山经济的骨干企业,为萧山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建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地处衙前的“开氏集团”就是这块土地上的一朵奇葩,掌门人项兴良就是萧山众多弄潮儿中的一位。


    1963年4 月的一天,衙前项家村农民项阿来的家中,一个男孩哇哇落地,在这个只有两个生产队,三百多口人的小村子里,可谓是一桩喜事。父母亲紧紧抱着这个新出生的儿子,如获至宝。在农村的家庭中,有了儿子意味着家中的兴旺与香火传代的希望。项阿来先有女儿再添男儿,可谓“先开花、后结果”,不由得是喜上眉稍,他要为这个来世的儿子筹办体面的“满月酒”,邀请亲朋好友来喝上一杯。


    1963年的中国大地,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只要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是记忆犹新的。在吃饭都成问题的时候,要想办一餐丰盛的满月酒,谈何容易!兴良的父亲为也筹办好这次家宴,他步行十多里路赶往绍兴钱清的朋友处,想方设法弄来了猪肉和老酒,又从乡亲们那里借来了新米,他要让刚来世的儿子风风光光地“满月”。


    衙前的项家村只有三百来亩的土地,这片土地被当地人唤作“皇天荡”,由于地势低洼,河中的水位比田还高,只要一下雨,整片稻田就会被淹入水中,意味着一年的希望落空,所以农民只有苦着叫“皇天”,这片土地就让人唤作了“皇天荡”。而项阿来就是这片“皇天荡”中的生产队长,他起早贪黑地转着这片土地转啊转,要知道这百多号人就要靠这块“皇天荡”活命啊!在人民公社三级分配的最终分配上,生产队是供应粮食和柴草的最终单位,所有这块土地上的人就在这里刨食,繁衍着子孙后代。他这个生产队长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他心里最清楚。


    在儿子出生后,他又添了一个女儿,这三个孩子可是三张嘴啊,为了让他们能有饭吃,有书读,当父母亲的只有竭尽全力在地上挣工分,晚上兴良的母亲就在煤油灯下挑花边,以挣来孩子的书费。一年到头,夫妻俩可挣得5000多个工分,按当时的工分值也就是600多元,除去一年的柴草和粮食,到年终分红时不“倒挂”就算是幸运的了。


    兴良就在这样贫困中度过童年和少年,他们兄妹三个从来也不会吵架争食,按理说这家中惟一的一个男孩总有得宠之嫌,可他的父母却对儿女一视同仁,从小就让他们懂得了兄妹之间的谦让与和睦,有好吃的兴良总是让给妹妹。


    生活的艰辛和父母的勤劳从小就深深地感染着这个劳动人民的孩子,他就在这样的氛围下渐渐成长。从小学到初中,他在父母眼中,是个好孩子,从来也不用父母操心,也从来也不会与伙伴吵架闹矛盾。在老师的眼中,他是个好学生,学习努力,生活朴素,和同学和睦相处,多次被为三好学生。


    1975年升入萧山衙前中学,1977年升入衙前高中。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结束恢复高考的阶段,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想考取大学、跳出农门、是多少人的梦想和追求啊。兴良的家里穷啊,为了省下三毛钱一个月的包菜费,他不得不每天中午自己带着饭盒子,盒子中最好的菜就是母亲为他蒸上一个鸡蛋。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他也没有住校,坚持四年的走读,不论高温酷暑、寒冬腊月,他每天步行几里的泥路赶往学校,当时的初中、高中都只有两年的课程,兴良刻苦地学习着,晚上的作业很多,他就在家里昏暗的灯光下,夏天忍受着蚊子的叮咬,冬天忍受着寒冻的煎熬。在星期天他还要去生产队挣三分工分,无论是插秧还是剥络麻,与大人们一样的在地里流着汗水,因为他知道,父母要养活他们三个兄妹有多么的不容易。参加高考之后,只相差两分而落榜。有钱的人家都进入再一年的复读,可他看到家中父母如此的辛劳,实在也不忍心让父母借钱再给自己复读。

    1979年的夏天,他走出了学校,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父亲对于儿子没考上大学没有埋怨过他一句话,他们心情坦然地接受了高考落榜的儿子,因为他们世代务农,这块土地就是他们生存的根本。


    七十年代的末期,中国大地已经露出一线生机,乡镇企业也在复苏的大地中悄然萌芽生长。当时的高中生在农村也是难得的“秀才”了。他父亲当了十多年的生产队长,就凭着一张老脸去支书那里要求,是否能让儿子进入公社的乡办企业工作。当时想进厂的青年都挤得满满的,哪个人不想走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涯,走进工厂当个挣工资的工人。兴良的父亲当了十多年的生产队长,要说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他为这个生产队的百号人辛苦了这么多年。再说兴良在众多的青年当中,文化层次是最高的了。可当时进乡镇企业需进行文化考试,支书权衡再三就同意推荐。考试,要择优录取,后来通过考试衙前乡录取了9人,分别在衙前针织厂和衙前丝绸化纤布厂,这9人都是衙前中学的应届高中毕业生。

    于是兴良就进了当时的衙前乡针织(袜)厂工作,当上了这个厂的机修学徒工,这个厂的主要设备就是手摇袜机,要工人一天到晚的手摇着生产很低档的袜子,在三年的学徒生涯中,每个月的工资十二元,交给生产队十元钱买工分,还有二元钱交给父母,自己连根棒冰也舍不得吃。他在厂几年,一心扑在了学习技术上,很快就成为了厂里的骨干。


    1983年,化纤纺织悄然兴起,在物质基础相当贫乏的当时,当地有着“身穿的确凉、情愿米不量”的买方市场,这化纤织物轻巧,挺括,穿着舒适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厂里就派兴良去昭东的长巷学习化纤纺织机修工,为创建衙前化纤纺织厂打好基础,这昭东长巷离家有十五多里的路,他父亲为了儿子能学好技术,东凑西拼还买掉了家中想过年的肉猪,这才让兴良有了一辆新的自行车。兴良真是如获珍宝,骑着它可以节省下不少化在路上的时间,他学习技术更加刻苦努力了。当时的路全是泥路,一下雨泥泞不堪,他又惜车如命,有时下雨天就不舍得让车子沾满泥水,还是步行去上班。


    在那段学习期间,他师傅说这是个最勤奋好学的徒弟,不但人聪明更是人品好,就全力教他安装维修中的一切技术。为了掌握从基础安装到正常操作,他从来也个不放过每一个机会,有一天深夜寒风剌骨,又下着雨,可厂里正在安放机器的基础,他的父母心疼儿子就说不要去算了,可兴良哪里肯放过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还是在深夜顶着寒风,冒雨前往。几天几夜的艰苦安装,眼睛中布满了血丝,可他还是坚持了下来。很快他就掌握了丝织机从安装到操作运转的全过程。


    就在这一年,衙前乡更名后的萧山色织厂要扩大生产规模,当时就让兴良担任基建科长,从筹建到正式运转的过程中,兴良将整个身心扑在了扩建上,为了能上马一台变压器,仅各种审批的图章就打上十几颗,为了使扩建项目能尽快投产,兴良三天三夜不回家的情况经常有。到1985年底衙前乡党委任命兴良为衙前丝绸化纤布厂的厂长。


   1987年,衙前乡又筹建轧钢厂,让项兴良作为筹建轧钢厂的负责人,可这轧钢厂的由于设备和电力能源的很多制约,大约在四个月后,该项目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流产了。放在项兴良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继续回镇办企业当厂长,二是自己创业建企业。

[!page break!]

    艰难的创业之路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项兴良选择了自己闯出一条路来,毅然辞去了镇委派的职务,从一个集体企业的厂长,下海成为私营企业主。他坚信,轻纺业还处于原始的发展状态,选择它,就选择了挑战,肯定大有可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私营企业有着很多与集体企业的不平等待遇,在社会地位上也有很大的区别,有人惋惜他放弃了这样的机会,但他清醒地感到,改革开放政策一定会让更多的企业脱去“红顶子”,进入到合理的经济竞争的轨道中来,这一预感,在不久后就得到了证实,这说明项兴良是个爱思考的人,这得益于他对社会的思考与政治的洞察能力。


    衙前镇有个废弃的船厂,当时是作为给农村修农船的场所,这千余平方的院子中有着几个企业的牌子,项兴良选择了这里作为化纤织机的场所,这废弃的船厂,一片破败,电线切了,连屋子里的门都被卸了,开始时安装了四台K74的丝织机。取名为衙前新星化纤布厂,他要让自己的企业像一颗新星升起在萧然大地上。他既是厂长,又是机修工、挡车工,由于出来的产品是供不应求,完全属于卖方市场,很快从四台织机发展到32台,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中,净获利上百万元,成为私营企业中的佼佼者。


    他在短短的时间里,完成了原始积累。他开始设想企业的走向和前程,如果是守住这个摊子,他完全可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可要再创业,到底走向何处?


    1991年,他去日本考察,才发觉我们之间的经济基础有如此大的反差,他感到震惊,同是战后几十年,日本已经成为世界的经济强国,而我们还处于低水平的粗加工阶段中,我们工厂无论在设备上、技术上、资金上与他们远远不能相比。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光靠口号是没有用的,只有在经济上真正赶上世界先进国家,我们这个民族才能立于世界而不被淘汰。他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要振兴一方经济,靠小打小闹的作坊式经营,永远只是停留在小农经济状态,要走出这个小圈子,只有依靠先进的设备,投入更多的资金,走在同行的前列,用更先进的设备,更优秀的质量占领市场,夺去市场的制高点。


    九十年代初期,国家进行宏观调控,经济处于低潮,大量的高能耗,低效益的小作坊企业都处于倒闭状态,有些积累的人在待币观望,还有些人资金周转困难纷纷破产。一时间经济处于萧条,好多人都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不敢贸然投资于企业,再进行发展。


    1991年,轻纺行业处于一片萧条声中,项兴良却毅然倾其所有,还向银行贷款,集资达三百多万元,从日本引进一台处于世界先进设备——33H化纤花色牵引加弹机,当款汇出之时,好多的亲戚朋友都为兴良担心,如此高昂的设备,就是国营大企业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啊!可兴良瞄准了这一新兴领域,他要占领化纤精加工的制高点,就必须让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来武装自己的企业。


    新设备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效益,这套设备每天能生产三吨附加值更高的纺织原料DTY丝,每天的获利可达到一万多元,成了一棵摇钱树,产品供不应求,许多客户上门等货。尝到了高科技带来的高回报,他又引进了中德技术合资的FK6加弹机三台,生产纺织原料DTY丝,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从一个小作坊式的家庭工厂实现了产品的优化生产,取得了很好的经济和规模效益。当时对他倾其所有引进尖端技术抱怀疑的同行,纷纷佩服项兴良的前瞻性和大企业家的魄力。


    1992年,企业规模与效益明显增加,在原新星布厂的基础上成立了萧山市化纤实业公司,以公司的动作方法让企业运作得更合理,更完善。


    1993年——1999年,公司先后又投资6000万元引进意大利剑杆织机100 套,又投资5000万元引进中德技术合资的FK6——700型加弹机11 套,先进的设备引进带动了企业的良性发展,至此,公司拥有固定资产1.8亿元,创利税800万元。


    1993年这一年对于项兴良来说是进取之年,也是磨难坎坷之年。项兴良经过深思熟虑,除了主业化纤原料外,力图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决定向企业的多元化发展,他毅然投资。300多万建立安达加油站,投资1000多万创建萧山汽车驾驶员培训学校,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的经济效益。在萧山工业的迅猛发展,电力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为了缓解日益突出的供需矛盾,萧山供电局与项兴良决定投资达1.8亿的建一个萧山重油发电厂,这每小时发电量达2.4万千瓦的重油发电厂这在当时轰动了整个萧山,成为萧山一个重点建设项目,项兴良当时参股达49%,供电局占51%,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中,要筹措这么一大笔的资金,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项兴良为跑资金累得筋疲力尽,最后他将股份退至31.5%,几千万元的投资在这么短的日子里得到筹集,益于他在金融界中的诚信与实力。项兴良在电厂长达数月的建设中惮尽心机,这一路上光拖曳重型设备而要加固的桥梁就过到数十座。多少的事要他拍板和定夺,最后病倒在床,住进了医院。


    这千辛万苦创建的重油发电厂,在一定的程度上缓解了萧山用电的紧张局面,为萧山的工业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头年就有四千多万的利润,第二年有三千多万的利润,可随着国际油价的猛涨,最后是成本高于售价,再也无法运转下去。每当回忆创建电厂的过程,项兴良总在感叹,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了。


    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应该具有一种从国家政策的变化中敏锐地悟出市场意识的人,1997年,党的“十五”大召开,党中央肯定了民营企业对经济建设的作用,从而也明确了民营企业的正式身份。密切关注着十五大进程的项兴良受大会传达新精神的振奋,决定扩大规模。企业要上台阶,必须转制。


    1997年萧山市化纤实业公司成功转制,并更名为浙江开氏实业有限公司,他不满足于企业的现状,加大了技改投入,调整生产结构,使企业进入快速发展。开氏公司从此上了快车道,从转制时到2001年公司拥有固定资产达4、1亿元,员工1500余人,实现工业总产值5、5亿元,创税利5000万元。

[!page break!]

 

    萧然大地的一颗明星
 
    企业发展到这样的规模,怎样再上一个台阶?怎样让企业立于社会而不败,是项兴良考虑得最多的问题。他清晰的认识到,现代化企业的竞争,不仅是靠高科技的设备和浓厚的资金实力。而更需要有一大批懂管理、懂技术的高级人才,谁拥有人才,谁就会立于市场而不败。他经常说,光有先进的设备而没有优秀人才的企业,这个企业迟早会被社会淘汰。企业要保持强劲的发展趋势,只有引进高级人才来管理,因为人才是企业财富的创造者,是企业中最为宝贵的财富。


    中国的民营企业大多是由家庭式的管理模式发展而来,开氏当然也不例外。可是项兴良早就认识到这一点,要是让企业永远处于家庭式的管理模式,这个企业就会在竞争中淘汰出局,好多的民营企业在辉煌中昙花一现,就是因为走不出家庭式的管理方式。


    在世纪之初,他就有了自己的人才战略。他清醒地认识到对于一个现代化企业而言,产品经营是企业的初级阶段,人才经营才是企业经营的高级阶段。在企业越做越大时,对驾驭这个企业会力不从心,这就迫使聚集和召集一批有识之士来共同管理企业。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逐渐由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在这个时候,企业就要转变观念,从产品经营过渡到人才经营,依据优秀的人才来占领市场,从而获得竞争的主动权。开氏从1998年就开始招聘了第一批大学生,随后开氏的人才战略步子步子迈得更大,2000至2001年间,公司从各大院校招收了80多名新人,2002年更是远赴高校云集的武汉市,招来精兵强将。


    在开氏的高层决策层中,汇集了一批在各自的专业领域杰出的要才。例如子公司杭州天元涤纶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和总工程师等,他们都来自国内化纤行业的知名专家,天元公司负责计算机系统的管理员原先是杭州某软件公司的软件主管。国内数名纺丝工程专家和聚酯专家也相继加盟开氏集团。这在当时萧山的民营企业中是不多见的。


    企业招来了“千里马”,当然“千里马”只有配上好鞍才能日行千里。开氏在2001年引进日本村田公司的33H加弹机20台;2002年又引进意大利PPP加弹机20台;2003年又投资4、5亿元引进年产18万吨聚酯直纺设备,这些世界一流的先进设备占领了涤纶原料的制高点,凭借优质的产品和良好的服务迅速打开了市场。


    在拥有了经济规模与先进设备的时候,公司的理念是“不求最大、但求最好”,这些加弹机均带有在线张力检测系统,能对每一锭的产品进行全程跟综,经过几年来的运作,“天元牌”涤纶丝已成为出口型纺织企业的首选原料,它的产品开始远销世界各地。“天元”牌涤沦丝成为了纺织原料中的品牌,人才加高精的技术设备,让开氏插上了腾飞的翅膀,2003年实现销售收入10亿元,利税达7000万元。为萧山区工业冲千亿立下了汗马功劳,得到了萧山区人民政府的隆重表彰,区政府将一辆“帕萨特”轿车奖给了开氏人。当车子驶进公司大门时,鞭炮声大作,正值午休的员工拥在老总身边,用掌声和笑容迎接载誉归来的老总,并争先恐后地接过奖杯、奖牌和证书,作为开氏人来说,还有比这样的事更高兴的吗?


    在项兴良的带领下,经过多年的发展开氏集团形成了诚信、质量至上和奉献社会等优秀品质,并始终秉承“开拓进取、务实奉献、追求卓越、创造辉煌”的企业精神,坚持“永不满足、以人为本”的信念,努力实现新一轮的发展。开氏集团以生产各类化纤原料的基础上,向企业多元化进军,目前它拥有多家颇具实力的跨行业公司的综合型企业:有浙江天元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开氏实业有限公司、杭州一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杭州天诚化纤有限公司、杭州萧山安达油料等子公司。到目前为止,开氏集团拥有总资产15亿元。其中房地产开发是开氏集团的新兴产业,仅三年来,已在杭州、萧山等到地购买地产用地700余亩,到目前为止,已销售住宅用房15万余平方米。目前正在开发杭州西溪阳光城,建筑约5 万余平方,在萧山区市心北路开发“金凯广场”,建筑面积大约11万平方米。
 

[!page break!]

 

    用真心回报社会 


    项兴良经过17年的商海沉浮、拚搏,在衙前这块土地上创造了一个奇迹,他成功了。可多年来他对社会对员工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既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更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人大代表,他担负着企业家和人民代表的双重责任。项兴良经常说着这样一句很朴素的话:办企业赚钱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一道富起来,为创建和谐社会出点力。村里要修路了,他十分高兴,问村干部是否修到每户每家?当村干部对这一下子要投入70万元而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时,项兴良二话没说,就向项家村委会捐款30万元。当村民告别了世代走的烂泥路,走在平坦的水泥大道上时,总会说这是兴良给我们带来的福啊!他连续十多年为镇敬老院提供水电费用、逢年过节还让厂部慰问孤寡老人、带着他们参观萧山的新景、衙前镇初中整体搬迁缺少资金,他慷慨解囊50万、向区慈善总会捐款30万、与山区贫困村结对、连续几年免费为军属高档商品订阅《萧山日报》、还斥资几十万买来消防车,作为衙前镇的消防用车,这样的好事他一路做来,从来也不吝啬。可他自己从来不嗜烟酒,也从不上高档的娱乐场所。在他的周围只有满书架的书,他只要一有空隙,就抓紧读书,在书中找到人生的真谛和发展的思路。当年仅次于2分而被拒之大学校门外的他,如今经过自学,已获亚洲公开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项兴良善待企业职工,如今开氏集团已有两千多名员工,其中有外来员工一千多,为了让远离家乡的外地青年,有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公司为他们建起了公寓楼,每个房间配电视机、热水器。在开氏集团,工资月月发放已成为一种规矩,一线工人的工资大多在1500元以上。在企业中的一线工人大多是活力四射的青年人,他们为企业创造财富的同时,更需要有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这些青年人才会感到不空虚,更有益于社会的安定和谐。公司的工会、团委想方设法搞各种体育活动,为他们建立了篮球队,象棋队,网吧,还建立了专门的“职工论坛”,一些热衷于“上网”的青年人,可浏览网页,还可以在本公司的网站上发表对公司的建议,当然也可以发些牢骚,以此可以在网上和领导沟通,说出他们的心里话来。


    为了让青年职工尽快成长,厂里不定时的举行技术操作比武,从一线职工中发现技术人才,培养他们走上车间领导岗位。每逢中秋节,春节,五四节,厂总部就会发起联欢,厂领导与职工同乐,每次体育比赛后,公司领导为优胜者颁奖。每年在一线工人中评比“十佳优秀员工”,这是职工中最高的荣誉。获得此荣誉的职工,公司就让他们去红色根据地旅游、到外面去开拓视野,以此激励全体员工奋发向上的热情。经过公司党团组织的引导和组织,一个以“厂荣我荣,厂衰我耻”的良好氛围已经形成,好多的职工以厂为家,踏踏实实地工作,得到了应有的报酬。在这个企业的员工很少有跳槽的,他们有的从开厂之际就一直干到如今。


    眼看着红红火火的企业和奋发向上的员工,项兴良由衷地感叹道:其实人与人之间就是一种以诚相待的关系,从来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看到他们能在萧山这块土地上安居乐业,生儿育女,这就是我最大的安慰啊!他有一个信条:一个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永远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
 

    后记:


    那是个秋高气爽下午,田野中充满着稻谷成熟的气息,桂花的幽香扑鼻而来。沿着104国道我驱车前往,放眼望去公路的两边一幢幢气派的厂房,2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农田,如今成了现代化的工业园区。


    我来到了开氏集团的门口,只见大幅的广告上写着“开拓进取、务实贡献、追求卓越、创造辉煌”,厂内的绿地上花团锦簇,整洁如公园。现代化的厂房高大而又有序地排列在这几百亩的土地上,整个厂区看不到一个闲逛的人,也闻不出一丁儿的异味,我清晰的感觉到这是个非常有序而环保的正规企业。


    我走进了项总的办公室,心里还在犹豫不决,这样一个大集团的老总会不会只是三言二语就把你打发了呢?或许是在办很多的公事让你不得不在一旁坐着冷板凳。他看到我的到来,赶紧从座位了走了过来,只见他上身穿着一件汗衫,脚着一双布鞋,他身材修长,脸色中流露着真诚和坦然,没有一丝的做作,平易近人的神态和谦逊的语气,我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是个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老总”,让你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面前这位竟是拥有资产几十亿、世界“新财富劳斯莱斯500富人榜第414名”的大富翁。

 
    我们像朋友一样坐在了一张沙发上,他非常有礼貌也非常有修养,和我推心置腹地交谈了起来。我们一道回忆着母校的一点一滴,回忆着曾经教导过我们的老师。他回忆起小时候的情景,走上社会的困惑,创业的艰辛,成功后的思路,明天的打算。我们如同朋友拉家常一样,在毫无顾虑的场合下进行了整整一个下午的交谈。


    他既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也是个很文静的读书人,那身后满架的书可证实这是个多么爱学习的人。

  
    项总说他考察过很多的发达国家,深深感到我们和这些发达国家的距离。要改变贫困落后的现状,就需要一大批懂经济、懂管理的实业家。只有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我们整个社会的经济才会得以发展。他经过这些年来创业经历,认真总结着自己走过的路,他认为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就需要稳健的发展了,这就要注重学习先进的管理理念,收集国际上先进的信息,让人才得到充分的施展和重用,这样才能使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立于不败之地。


    他觉得人活着就是为了对社会有更大的贡献,真正的企业家不单单是追求利润的人,更是要有担负起社会责任的人。


    他说虽然自己创造了开氏企业,在目前也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但要让企业成为百年常青树,立于世界而不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的企业目前还算是一个简单的加工型时期。我们浙江历来就是资源贫乏的省份,要再做大做强,就会受到很多自然因素的制约。这就要将目光放得远一些,要着重考虑企业明天的走向,活着是为了明天,更是要创造明天。要是遵循守旧,故步自封,那企业就没有前途。


    项兴良已经作好了企业的战略转移,“十一五”期间,公司的目标是向资源产业方向发展,现在我们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经济模式还停留在粗放时期,要改变这个经济模式,就要来个战略转移,经过多年的考虑和考察,开氏已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达成了共同开发石油化工原料基地,开氏入股40%,总投资32.72亿元人民币,与中海油合资建设PX项目(今年三月国家发改委批准),计划于2008年6月投产。到“十一五”期末,公司的工业销售目标超过100亿元,上缴税费累计超过5亿元。


    天际慢慢地拉上了夜幕,苍穹中闪烁着灿烂的星光,我们依依不舍地相互告别。我遥望天上那众多闪亮的星星,忽然回眸凝望着我身边的这位“校友”,你难道不是升起在萧然大地上一颗璀璨的新星吗?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