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人物春秋 > 名人印象 > 正文

纪念著名摄影家高帆逝世一周年

时间:2005-12-28 09:42:00   来源:   点击:

  今年6月25日,是原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高帆逝世一周年的纪念日。笔者怀着无比崇敬和爱戴的心情,撰写此文,以示对这位先贤的缅怀之情。

  一腔热血赴延安

  高帆,原名冯声亮,1922年12月出生在萧山县赭山坞里坝头(现南阳镇坞里村五组)一个贫农家庭。6岁时父亲病亡,由于家境困难,随母亲与姐姐在叔祖父、外祖母的关照下度过了童年。开始在家乡读书,12岁转到杭州慈善学校读书,小学毕业后,又到位于杭州古荡的浙江省立蚕桑专科学校读书。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在中华民族存亡关头,正在学校学习的高帆,和许多爱国青年一起,投入抗日救亡宣传的洪流。1938年秋,年仅16岁的高帆,怀着拯救祖国、拯救民族的满腔热情,毅然告别家乡,告别亲人,跨过钱塘江,越过层层封锁线,闯过道道盘查关,奔赴陕北延安解放区,投身到中国革命事业之中。

  高帆在途经武汉八路军办事处时,曾得到一本《西行漫记》。此书1937-1938年在伦敦和纽约出版时称《红星闪耀中国》,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对中国共产党、中国工农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的情况,向世界作了真实的报道,扩大了中国革命在全国和全世界的影响。高帆从中了解了中国的红都——延安,了解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救星。在书中,高帆特别珍爱斯诺拍摄的《毛泽东在保安》的照片,人物的着装、神态、姿势、光线都很好,因而高帆一直把它珍藏在自己身边。从此,高帆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高帆到达延安解放区后,先后在陕北大学、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8年底,高帆奔赴华北抗日前线,被分配到太行山区由刘伯承、邓小平领导的129师当宣传干事,随部队活跃在平汉铁路线上。他以画笔和刻刀为宣传工具,先后在师先遣支队政治部、师政治部宣传部从事《战场画报》编辑、美术、摄影工作。在战争纷飞的年代,他长期深入敌后,转战太行山区,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献给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消灭国民党反动派、建立新中国的伟大事业。

  出色的战地记者 

  “战争是革命军人生命价值的最高体现,记录战争是战地记者生命价值的最高体现。”这是高帆经常自勉的两句话。

  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战友们为了新中国浴血奋战、勇往直前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高帆,他希望自己也能拿起武器,投身到抗日战争的滚滚洪流之中去。

  1939年,部队从日本侵略者手中缴获了一台照相机。部队根据高帆在蚕桑学校学过一些摄影知识的特长,将这一特殊的武器交给他使用。从那时起,高帆以照相为武器,开始走上了一条战地摄影记者之路。

  1939年冬天,八路军总部组织华北地区各部队发起了“百团大战”,进行反扫荡反蚕食的斗争。高帆身背相机,和广大军民一起,对敌展开了较大规模的破袭战,拍摄了大量照片。

  高帆深深地懂得:别看相机小,可分量不轻,拿着它,同样是为建立新中国战斗。在血与火的战场上,高帆真正体会到了掌握相机这一特殊武器的真正意义。

  在战争条件下,照相器材是十分简陋的,所需的胶卷都是从敌占区通过秘密渠道得来的。

  当时,高帆使用的是日本生产的“樱花”胶卷。为了将胶卷安全送到抗战前线,要把胶卷层层包好,装在空油桶里,再将油桶放在小船底下固定好,由武工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划着船悄悄地送过来,其中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为此,高帆凭借革命战士的使命感和事业心,尽最大努力地履行一名战地记者的职责。他一方面十分注意节省胶卷,努力克服相机功能的局限性;另一方面又要抓住精彩瞬间,力争把更多的珍贵战斗镜头抢拍下来。拍完照片后,高帆就在老乡家里把窗户用被子一遮,借两个大碗,装上显影定影液,冲底片、印照片。遇上日本鬼子扫荡,就得马上转移,常把照片、胶卷埋在大树底下、野地里,很多宝贵的照片就这样再也找不回来了。

  1941年起,高帆运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了《到敌人后方去的黎城县大队整装出发》《拆炮楼》《涉过河,向敌据点奔袭》等珍贵照片,极大地鼓舞了太行军民的抗战热情。

  在战斗环境中进行摄影报道,既艰苦,又危险。但高帆作为一个有胆有识的战地摄影记者,出于对正义战争的深刻理解,更是深受战士们无私无畏,大智大勇气概的感染和激励,他始终把自己作为战斗集体的一员,出没在硝烟弥漫的火线现场,用手中的相机记录战士们英勇杀敌的动人场面。

  在战地拍摄中,高帆力求做到“近些,再近些”,使拍摄的画面能够真实地再现战场的场景。经过他的艰苦努力,真实地记录了《八路军在反“扫荡”中》《武工队奔赴敌占区》《破坏敌人封锁线》等一系列的战斗画面,为中国的战争史和摄影史留下了那段珍贵的历史档案。

  晋冀鲁豫根据地建立以后,战争紧张残酷,敌人封锁严密,地上有敌人,天上也有敌人,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为此,在长达3年时间里,部队开展了大生产运动。部队一面战斗,一面生产,做到手不离枪,也不离锄。在此期间,高帆拍下了《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己动手挖窑洞》等作品,反映了晋察鲁冀豫军民亲密团结和战胜敌人的生动画面。

  1943年,高帆参与了编辑出版《战场画报》。初期的画报是单张石印,不能照相制版,只能刊登木刻和线条简单的美术作品。

  1944年6月,部队领导决定出摄影画报。129师政治部副主任黄镇指派高帆前往晋察冀画报社请教并协助制版。高帆经化装后,腰里别了两颗手榴弹,带着刘伯承、邓小平的信件和一叠照片,在武工队员的护送下,越过重重封锁线,从晋冀鲁豫前往晋察冀军区。在“扫荡”与“反扫荡”、“蚕食”与“反蚕食”、“封锁”与反“封锁”的对敌斗争中,高帆历尽艰辛,在晋察冀军区把照片制成铜版,带回摄影制版材料,往返40天,圆满地完成了刘、邓首长交给的任务。从此开始,《战场画报》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开始发表摄影作品,成为鼓舞人民、打击敌人的有力武器。

  太行山那一段艰苦卓绝的战斗生活,使高帆在革命战争中经受了考验,得到了成长。他忘不了太行山的一山一石;忘不了太行山区的父老乡亲;更忘不了革命熔炉的锻炼和战争烈火的考验。

  1945年,中国人民经过8年的浴血奋战,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作为战地记者的高帆,在战争中洗礼,在血与火的战斗中成长,他通过相机的镜头,凝聚了战斗的瞬间,书写了对民族、对人民的忠诚。

  抗日战争胜利后,高帆再次到晋察冀画报考察学习,在他带领晋察冀画报支援的摄影人员和器材,返回冀鲁豫首府邯郸后,将《战场画报》改名为《人民画报》,高帆首任画报负责人。

  1946年,高帆的战地作品努力为战争服务,做出了特殊的贡献。是年,蒋介石为了抢夺抗日战争的成果,一面邀请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一面调兵遣将进攻解放区,搞假和谈、真内战,狂言要在3个月内消灭共产党。晋冀鲁豫军区组织定陶等战役,对敌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大获全胜。为此,高帆紧随战斗部队拍摄了大量激烈的战斗场面,像《攻克屯留城》《缴获战利品》《把俘虏押下战场》《爆破》等一批战地拍摄作品,有力地揭露了敌人发动内战的罪行,实录了战争的场面,并组织人员迅速制作、编辑和发表在画报上。同时,奉周恩来的命令,把这些照片设法送到上海,交由上海地下党办的《群众》周刊以《人民解放的胜利——晋冀鲁豫解放区之辉煌战果》为题发表,广泛发至沪宁和香港等地,宣传了我解放军的重大胜利,揭露蒋介石伪和谈、真内战的政治阴谋和卑劣行径,产生了重大政治影响。高帆因此而受到军区的通令嘉奖,立功一次,并授予奖章一枚。

  1946年,高帆拍摄了《杀敌英雄、爱民模范王克勤》,开创了我军以专题形式宣传英雄人物的先例。王克勤原是被俘虏过来的“解放战士”,经过教育和锻炼,在作战中屡立战功,成为一名技术、训练、战斗相结合的英雄典型。高帆拍摄的这组照片,为配合当时全军开展新式整军和学习王克勤活动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1947年冬,徐向前率领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先后攻克运城、临汾、太原等地。高帆在这些战役中,又拍摄了《小民兵护军粮》《奔赴前线》《徐向前在前线》等一系列照片。

  1949年1月22日北平解放,2月3日举行雄伟的入城式,高帆作为首批入城的战地记者,拍下了人民解放军的英姿,也记录了北平人民欢迎子弟兵的热烈场面。其中一幅题为《人民解放军一部由西直门进入北平》的竖片,是高帆特意爬到高处俯拍的,一长溜着装整齐、背着背包、打着裹腿,成三列纵队的人民解放军雄赳赳的朝着古都前进,远处庄重的西直门城楼全貌清晰可辨,将主体人物和环境特点交代得明白无误。照片两旁关厢地带的房店铺,苍老杂乱,街道两旁是穿着深色衣服的人群,表明老百姓对第一次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爱戴和信任。这幅照片主题突出,新闻要素齐全,而且内涵丰富。 

  是年3月25日,党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进入北平。高帆在西郊拍下了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检阅部队的历史性照片,凝固了中国革命战争史这一难忘瞬间。作为一名战地记者,要记录时代的风云和风云中的骄子,必须具备对时代神圣的责任感和一种战地记者的品格和毅力。进入北平城,高帆的镜头里留下了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等老一辈共和国缔造者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奋斗不息的风采英姿,也留下了中国革命战争的烽火硝烟、壮举雄风。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高帆先后参加了反扫荡战斗、百团大战、平汉路破袭战、北流寺战斗、上党、陇海、定陶战役、晋中战役、平津战役、进军大西南等许多重要战役和战斗的现场摄影报道。这一时期,他深入战斗第一线,依靠智勇双全,拍摄了《转入外线作战》和《北流寺战斗》等作品,把激烈的战斗场面拍摄下来。

  从太行走来的高帆经历战争,记录战争,他的一生闪烁着一个军事摄影工作者的光辉足迹。

  摄影画报的先驱

  高帆的一生,是与中国革命战争和中国军事摄影事业紧密联系的,他的足迹闪烁着一个军事摄影记者的光辉。

  高帆在北平拍下了入城式和庆祝北平解放大会后,就随二野去解放大西南,在重庆参加筹建《西南画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高帆任西南军区《西南画报》社主编。1949年,高帆作为摄影界代表,参加中华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1950年,在北京召开全军英模大会,并举办大型军队战绩展。朱德总司令看了展览上的照片,提议军队该有自己的画报。在他的倡导下,各大军区派出宣传干事,开始画报的筹建工作。1951年2月,时任西南军区《西南画报》社主编的高帆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部,正式参加《解放军画报》的创建工作,并担任领导职务。
  1956年7月,高帆作为中国摄影学会筹委会成员之一,全身心地做好学会的筹备工作,确保学会的如期建立。是年12月,在中国摄影学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高帆被选为常务理事。同时,他作为发起人之一,提出要办一个刊物,定名为《中国摄影》,最后经中国摄影学会常务理事会讨论通过,由高帆同志担任《中国摄影》主编。接着,他就直接参与《中国摄影》的筹备工作。经过积极的努力,《中国摄影》于1957年第一季度出版了创刊号。在此期间,他一再强调:“繁荣摄影创作、提高摄影水平这项任务已经列入中国摄影学会的章程上了,为了不使它成为一纸空文,这就需要我们做很多工作,出版刊物这项工作就是其中之一。”自《中国摄影》创刊起,至1966年6月停刊止,高帆一直担任《中国摄影》主编。

  《中国摄影》一经创刊,就受到各方面的欢迎,成为全国摄影家发表作品、交流心得体会的园地,起到了组织、团结、引导摄影队伍的积极作用,推动了新中国摄影事业的发展。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阵地,陆续发表了许多重要的理论文章。

  在第二、第三次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代表大会上,高帆均被选为常务理事。
  特别是拨乱反正之后,高帆又积极参与恢复中国摄影学会(更名为中国摄影家协会)的筹备工作。

  1979年10月,中国摄影学会恢复工作,更名为中国摄影家协会。在第四次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代表大会上,高帆当选为副主席。虽然高帆在中国摄影家协会担任的是社会职务,但他出于对摄影事业的责任感,一向认真负责,对中国摄影家协会各方面的工作,都积极参与研究,在掌握中央文艺政策、提高业务水平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1987年12月,高帆虽已离休,但他仍是一如既往地关心和支持中国的摄影事业。1991年,在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上,高帆当选为主席。2001年12月,德高望重的高帆又被推选为中国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事实表明,在中国摄影事业的发展历程中,高帆付出了无限的智慧和大量的心血。

  高帆的摄影实践始终与画报工作结伴而行,自在太行129师《战场画报》工作始,先后任华北军区《华北画报》副主编,《西南画报》主编,总政治部《解放军画报》副总编辑、总编辑、社长,其中担任社长长达30余年。长期的画报工作实践和摄影实践,高帆成为具有较高艺术造诣的军旅摄影家和摄影评论家,并且是我国一位资深的画报工作专家。
  
  严谨的学术作风 

  在实践中,高帆认为:军队画报是部队政治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政治思想工作的一种工具和手段,是为巩固和提高战斗力服务的,部队的政治思想宣传始终要把表现英雄模范人物作为拍摄的重点内容。

  1946年,他拍摄的《杀敌英雄、爱兵模范王克勤》,开创了我军以专题形式宣传英雄模范人物的先例。对于英雄人物的宣传,他说:“英雄模范人物最富有时代精神,又各有各自的个性特色。拍摄他们能让广大指战员认为可信、可学。”在他办画报的几十年中,许许多多的部队英雄模范人物,就是这样跃然纸上,成为广大指战员学习的榜样。

  在军事摄影工作中,高帆倡导的军事摄影作品应“动势强、威势壮、气氛足、感情真”的创作原则,一直为军事摄影工作者所信奉。在他的影响下,一些军事摄影工作者创作了一大批反映人民军队火热战斗生活的作品,气势如虹,真实感人,动人心弦,作品展示了波浪壮阔的军事生活,张扬了军人的阳刚之气,形成军事摄影威武雄壮的特质和韵味。高帆经常鼓励一些年轻的军事记者多下连队,多拍些有血有肉、生活气息足的照片。要深入生活,要多动脑筋,让拍出的照片高于生活,增加艺术性和思想性。 
  在《解放军画报》资料室,保存了大量在战争年代拍摄下来的军史图片资料。岁月已逝,那一幅幅充满火药味的军事图片,凝固了激烈战斗的瞬间。从战争中走过来的高帆,更知它们的弥足珍贵。军事历史图片资料,一直让他牵肠挂肚。

  1980年6月号《解放军画报》发表了题为《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专题报道,专题发表后,立刻引起了中外人士的关注,经历战争磨难的日本小姑娘找到了。聂荣臻副委员长在人民大会堂亲切接见了日本小姑娘——美穗子。聂荣臻副委员长说:“干戈化玉帛。愿中日两国人民永远友好下去,永不兵戎相见。”一组以战争为题材的摄影专题报道,引发了一段中日友好的佳话。军史图片的生命力是无限的。 

  1981年,为了发挥珍贵历史图片资料的作用,国家批准成立长城出版社,高帆出任社长。在任期间,他亲自主持编辑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图集》和共和国元帅画册。《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图集》分成中国人民解放军诞生的历史条件、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抗美援朝时期、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由于他和编辑们的缜密工作,1986年,一部《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图集》诞生了,中国人民革命斗争军事历史卷得以保存。

  高帆还重视战争时期的历史图片的收集和运用,曾多次组织人员赴井冈山、油山、湘鄂西等革命根据地收集、拍摄军史图片资料,在审编工作中,他高屋建瓴、运筹帷幄地运用军史图片资料,常常从历史图片中洞察和发现其深刻的内涵,使许许多多战争时期的优秀摄影作品,成为光荣传统的形象教材。

  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路,是高帆心中红色的飘带,他曾两次走了长征路,以弥补他没赶上长征的遗憾。他满怀激情地拍摄了《遵义会议会址》《娄山关》《赤水河畔》《川北草地》《藏族民兵》等作品。在一组反映长征路,名曰《迷人的草原》中,高帆是这样抒发对红色飘带情感的:岷山脚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地。26年前(指专题报道发表的时间距离),长征红军经过草地,曾在这里种下了永不熄灭的革命种子,使藏族同胞在无边的黑暗里,看见了光明;如今,这火种已经变成沸腾于整个草原的建设热情和力量。

  高帆对作品的评论严肃、认真,指出优点和不足之处,有的照片题目不够醒目,未能突出内容;有的照片光线很好,但是暗部层次少,显得呆板等。除了思想内容,对用光、影调、构图、剪裁各方面都加以指点、提示,希望每张作品都能精益求精,好上加好。他对每期送审的摄影作品都严格把关。从具体作品上谈到编辑应该掌握摄影,懂得暗房冲放技术,善于剪裁构图,修改作品题目,点题、切题,使题目变成龙的眼睛,熠熠生辉。高帆经常告诉大家,应该懂一些印刷厂铅字排版、照相制图、修版等方面的知识,有了这些摄影、印刷等技术方面的知识积累,在选稿、改稿和发稿等方面就会做到心中有数,减少盲目,少走弯路,提高效率和质量。

  高帆对送审的稿件是认真对待的,文稿中凡认为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他都用红蓝铅笔醒目地标出来,提醒编辑与作者研究修改。对图片稿,则看得格外仔细,凡认为需要剪裁的,他总是亲自动手,或提出各种剪裁方案。他有一句名言叫“猛虎掏心”,意思是处理文稿时,要把最主要、最精彩的部分留下来,文章力求精炼;对照片则要反复推敲,也许粗看不大起眼但画面经过精心剪裁,可能成为一幅不错的照片。这一点,给同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高帆并不停留在对稿件编辑上,他也十分关心编辑部的建设,经常提出许多好的建议。如1961年在一次谈话中,他建议请文艺界一些常写评论的人士写写摄影评论文章,可送上几张照片,请他们谈谈好在哪里,有何感受。就在这一年,《中国摄影》先后发表了华君武、吴作人、陶钝、钟灵等著名美术家、文艺评论家的文章,受到了读者的好评。

  当时,编辑部人员少,流动性大,有人经常被抽去参加义务劳动、民兵训练等活动,造成人员紧张,稿源缺乏。据此,高帆提出:“现有人员要明确分工,要有长期规划,不要因为有人出去影响工作。一定要有几个人扎扎实实顶住,既要有专职分工,也要成为多面手。”并说:“要确保重点,要有人顶住,专心搞稿子,要守好摊子。”一个“顶住”,一个“守好”,让编辑人员把工作岗位当成战场上的阵地去守卫。这生动的语言,形象的比喻,为大家树立了克服困难的信心。总之,高帆对编辑部的建设,包括办刊的方针、编辑思想、编辑方式、编辑人员同读者和作者的关系以及自身的思想艺术修养等,他经常提出一些十分中肯的指导意见,大家都觉得受益匪浅。

  高帆的本职工作很忙,很少有时间写稿和外出创作,但他也尽可能抽出时间为刊物写评论文章,参加讨论会,有了满意的新作也愿交编辑部选用。1962年他在《摄影艺术的真善美——第五届全国影展观后漫笔》的评论文章中,极力推荐毕品富的《开垦处女地》,认为“它以尖新的题材和精警的结构,活灵活现地表现了人物的行动和气势。”因此,提出“摄影艺术作品在形象地反映生活的同时,还得深刻地揭示生活的本质和美的特性。”高帆的代表作《藏族民兵》于1963年在第三期《中国摄影》上发表,高帆随即在第四期的《再谈人物特写》一文中谈了自己的点滴体会。他说:“1961年9月,我到康藏高原,遇到一个藏族民兵,他的父亲、哥哥都被人所害,自己也被关在头人的土牢里,最后杀了土官,投奔解放军……了解到他的身世后,立刻给我以强烈的震撼,从他身上看到了站起来的奴隶的那种深沉、潜藏的力量。”因此他在拍摄这幅照片时,力求拍得“真像一座花岗石的雕像”、“真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由此可见,高帆的创作是在理论指导下进行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从当时发表的这幅作品可以看出编辑是完全按照作者的创作意图精心剪裁的。

  高帆的住宅朴实简单,墙上挂有“目无全牛、胸有成竹”的字画。高帆一直用这两句话来鞭策自己,用于工作,事业有成,用于打仗,战无不胜。

  正如高帆在《难忘的瞬间》一文中所说:“每一幅有意义的军事历史照片,都应该是壮美的、来自战斗的、让人难以忘怀的典型瞬间形象。”这本影集选收的作品,正是他撷取革命战争年代的难忘的瞬间形象,充分表现了人民战士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人民军队无坚不摧、战胜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反映了人民战争的本质及其伟大的胜利。从美学意义上讲,他的作品具有凝重、雄浑的阳刚之气的崇高美。它们既具有历史文献价值,又具有艺术审美价值,这些难忘的瞬间形象,将成为人们永远的记忆。

  在长达60余年的军事摄影和画报工作实践中,高帆不断总结经验,并将有关内容上升为理论。他先后撰写和发表了《战地新闻摄影和画报的取材与构图》《改进摄影采访作风》《发扬摄影工作的光荣传统,为提高战斗力服务》《争取摄影事业的更大繁荣》《摄影艺术的真善美》等诸多论文,为中国的摄影事业起到了重要的理论指导作用。

  丰硕成果展故里

  高帆在呕心沥血地为全国的摄影和画报事业操劳的同时,始终不忘回报家乡人民,热心支持萧山的摄影工作,热情鼓励摄影爱好者。

  1999年7月27日,由中国摄影家协会、解放军画报社主办的《他从太行来——高帆摄影作品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隆重举行。展出的106幅作品,是高帆拍摄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记录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转战太行,下郑州、渡长江、克南京,进军大西南,解放贵阳、重庆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历史进程。前来参观的各界人士被展示作品浓烈的战场气氛、生动的历史场景深深地感染。特别是来自高帆家乡——萧山的几位摄影爱好者,有幸参加了影展的开幕式,他们在深受教育和启发的同时,为家乡拥有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著名摄影家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就在影展的第二天,萧山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吕耀明一行3人来到高帆的家中。高帆夫妻俩对来自家乡的摄影爱好者,感到特别的亲切。当他们听到家乡所发生的巨大变化时,十分高兴,表示一定要回去看一看,并想把自己的摄影作品捐献给家乡人民。高帆的老伴牛畏予曾经为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拍摄了大量的历史照片,采访过红军长征经过的雪山、草地,以及新疆、西藏等地。她说:“如果有可能,也要跟随高帆把自己的摄影作品献给萧山人民。”最后,当高帆了解到萧山市摄影家协会、萧山市科普摄影协会准备编印一本《萧山市摄影艺术作品选》画册时,愉快地接受了题写书名的邀请,欣然写下了“萧山市摄影艺术作品选”10个大字。是年冬,一本由高帆题名的《萧山市摄影艺术作品选》画册终于面世,成为萧山展示摄影成果,开展对外交流的形象资料。

  2001年4月25日,高帆摄影作品展在萧山区南阳镇文化中心开幕。102幅作品记录了高帆60余年革命生涯和为人民摄影事业做出的贡献。 
  在这次展出中,高帆的夫人、著名女摄影家牛畏予也特地挑选了24幅作品参加展出。这是他们阔别家乡60年、联袂向家乡父老乡亲做出的一次最好“汇报”。展览结束后,他们将全部作品赠送给萧山区档案馆,作永久收藏,为家乡人民献上了一份具有较高史料价值的特殊礼物,实现了他们两位摄影老前辈的夙愿。

  2001年5月1日至2日,高帆摄影作品在萧山城区新世纪广场展出,吸引众多市民驻足观看,大家深深地被高帆所拍摄的真实历史画面和高超的摄影技巧所感染。此次展出既丰富了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也让家乡人民领略了一位著名摄影家的艺术风采。

  2001年8月10日至15日,高帆摄影作品展在萧山江寺举行。一幅幅凝重的黑白照片,真实地记录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与日本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浴血战斗的艰难历程和生动画面,让家乡人民既受到了一次爱国主义的教育,也加深了对高帆追求摄影艺术道路和为中国摄影事业所做出重要贡献的了解。

  2003年下半年,高帆得悉家乡的萧山区政协正在编印一本纪实摄影集,他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欣然题写了《董光中纪实摄影集》8个大字,以示对家乡的厚爱,对同事的勉励。2004年2月,这本画册由方志出版社出版,留下高帆那端庄,秀丽的题字,成为家乡人民永恒的纪念。

  2004年4月,我们在企盼中,终于见到了由卓琳同志题字,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的画册——《他从太行来》。从中选收了高帆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拍摄的部分珍贵作品,让我们看到了八路军、解放军冲锋陷阵的英雄气概,如人民军队歼灭日伪军时的勇猛气魄;战士冲进敌阵地对敌进行大爆炸的壮举;“母亲送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感人情景;敌后武工队整装待发的勃勃英姿;边区络绎不绝支援前线的“长蛇阵”;威风凛凛乘胜追击敌人的人民军队的威严气势,以及敌人丢盔卸甲被我缴获的大批战利品的展览等,最令人称快的是表现定陶战役中,人民军队抓获的大批俘虏被押下战场的那个场面。《他从太行来》这一画册,是高帆留给我们的一份宝贵财富,无疑成为中国摄影史上的一部经典。

  魂归钱塘亮风节

  高帆一生光明磊落,在摄影事业的道路上勤勤恳恳,扎扎实实,为我国的摄影和画报事业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2004年6月,一套8本《天下之脊》画册正在紧张地编辑之中。这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在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之际推出的一部重头之作,全面反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的光辉历史。作为曾经的战斗员和画册主编,高帆硬撑着在病床上完成了对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部分内容的审定,他还亲自设计选定了画册封面。高帆为这部具有史料和文献意义的画册倾注了大量心血,但就在画册进入印刷厂、即将面世之际,高帆却不幸离去,留下几多遗憾。

  2004年6月25日,高帆走了。

  6月29日上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一个小告别室里,鲜艳的党旗覆盖着高帆的遗体,一束圣洁的百合花放在他的胸前,庄严的军帽搁在身旁。简简单单的几个花圈、几束鲜花围绕着他,一如高帆简朴作风。

  正在外地出差的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邵华向高帆的家属发唁电表示慰问。中国摄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于健,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李前光,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顾立群等赶到医院,参加这位为中国革命摄影事业的成长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老前辈、老主席的遗体告别式。

  高帆的夫人、著名女摄影家牛畏予携子女向同在摄影战线并肩奋斗数十年的亲人和战友道别,泣不成声。与高帆相处多年的战友和中国摄影家协会等单位负责人列队向前,默默地向着昔日的师长和老领导鞠躬,向中国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老一辈摄影家高帆作最后的告别。
  参与《天下之脊》画册编辑工作的老摄影家、老战士们默然肃立。其中一位女编辑面对高帆深情地说:“我们的画册马上要面世了,定于8月1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隆重的首发仪式,但你却早走一步,看不到这一幕。”为此,有人特意将写有“天下之脊”四字的标牌放在高帆的遗体上,永远伴随着这位为中国摄影界和解放军文艺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老摄影家、老战士长眠。
  “一切从简,回家乡,在钱塘江潮水涨起的时候,让它带我一起走!”这是高帆在弥留之际对自己归宿的最后安排。
  为了尊重高帆的遗愿,他的夫人牛畏予和3个子女谢绝了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文联为他举行追悼会,在遗体火化后的第二天便匆匆赶回了萧山。
  2004年7月1日中午,钱塘江潮逐渐上涨,江水呜咽东流,一如前来悼念的人们对高帆的评价:坦坦荡荡,高洁一生。
  萧山区委、区政府、区人武部、区委宣传部送来了花圈,萧山区委常委、统战部长邱有来来了,省内、市内、萧山的摄影爱好者来了,区文联的文艺爱好者来了,南阳的父老乡亲来了……人们聚集在高帆出生成长的故地,送他最后一程。

  高帆的亲属将他的骨灰慢慢地撒入萧山南阳境内的钱塘江水中,让这位中国著名摄影家叶落故土,魂归大海。

  当第一把骨灰撒入江内,牛畏予女士悲伤难抑、喃喃自语:“你回家了,回家了……”

  “他总是那样:低调,不张扬,不喜欢麻烦别人……”这是子女心中的高帆。 
  “他的作品对我影响至深,其艺术造诣无法言喻。”一位摄影爱好者回忆。

  骨灰伴随着鲜花和人们的哀思融入江水,一代摄影名家魂归家乡,与故土山水永远相伴……

  高帆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他的名字将永远留在如钱塘江潮头奔涌的中国摄影艺术里,留在中国军事摄影的史册中。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