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乡土教材 > 悠悠历史 > 正文

民国时期萧山人“不围而垦”

时间:2014-08-29 10:48:00   来源:   点击:

  其中一份土地执照。记者 傅宇飞 摄

    近日,一位家住城厢街道的热心市民来电说:“我家里有三份地契,每张地契上都盖着大红的印章,我觉得这些地契见证了钱塘江滩涂早期垦种的历史。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不妨来看看。”
 
  在这位热心市民家里,记者看到了这三份地契。依时间排序,最早的一份是“浙江沙田局绍萧分局”在“民国十八年二月”(1929年)出具的“肖山县第五十区李广太案第肆贰贰贰号草丈单”。
 
  第二张是“财政部浙江沙田登记证书”,是一位名叫蒋阿瑞的“钱清盐场人”在“民国十九年一月”登记的一块在“山南十甲”的“伍亩陆厘地”。与其他两张不同的是,这张登记证上还贴有一张绿色的“诸萧专用印花税票”。
 
  看起来,第三张“财政部土地执照”级别最高,是一位名叫王长标的“萧山县人”在“民国拾玖年玖月”承买的“李广泰案土名车路湾”的“拾陆亩壹分壹厘”地,每亩价格是“陆元”,其中的“捌亩柒分柒厘”是“粮地”,“不缴地价”,所以总价是“肆拾肆元肆分”,加上“收照册经费壹元柒角”,共交肆拾伍元柒角肆分。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元哦!这个“李广泰案”与第一张的“李广太案”指的都是党山镇车路湾村的土地,可见79年前,车路湾村还是刚淤积不久的土地。
 
  据了解,这三件文物都是当年人们垦种钱塘江淤积土地的见证。有丈量土地的证物“草丈单”,有土地登记证,有土地执照。所谓“沙田局”,就是当时专管钱塘江淤积土地的政府机构,在土地执照里提到的“熟沙”,是指江滩上已经淤积稳定的土地。三件证书都注明了“四至”,可是东南西北都是人名或“沟”,比较含糊,又没有粘贴地图,其定位的精确性是值得怀疑的。
 
  这三件文物使记者想起了过去农民讲过的故事:钱塘江的滩涂不断地淤积,外来的穷人张三看到了就去耕种,而有钱人李四看到了则去沙田局,交钱把这块土地登记在自己的名下,又不告诉在耕种的张三。到了收获期,张三开始收获,可李四就来说了:哎,你怎么把我的庄稼收去呢?张三说,怎么是你的?明明是我在无主的土地上种的!于是李四就拿出地契,说:怎么会是无主的土地呢?这可是我的地盘啊!于是,张三无语。谈判成功的,张三就成了李四的佃农;谈判未成的,张三就血本无归。的确,要交得起几十块银元买得起地,一定是相当富裕的人家了。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