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乡土教材 > 人才辈出 > 正文

捐献国宝的朱氏家属

时间:2014-06-23 14:54:32   来源:   点击:

  在著名避暑胜地——河北承德避暑山庄的“四知书屋”西暖阁里,陈列着一张紫檀木大床,床的靠背和迎手均是龙纹透雕,古朴规整,雕工精湛。此床属于国家一级文物,它是由萧山籍的朱氏四兄弟——北京图书馆版木专家朱家濂、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宋史专家朱家源、故宫博物院清史专家朱家溍和已故的朱家济的家属,共遵先父朱文钧遗愿,于1976年捐献给国家的。
  朱文钧(1882—1937),宇幼平,号翼厂(音ān),萧山朱家坛人,早年游学英法,辛亥革命后,历任财政部参事、盐务署厅长等职。工书善画,学识渊博,邦国文献娴习于怀。他把毕生精力和财力倾注于收藏、保护文物,包括古籍、书画、碑帖、金石、瓷、木、玉、砚、墨等等,无所不包。
  翼厂先生藏书10万卷,多为珍贵的善本。如宋刻宋印《啸堂集古录》、《音注韩文公集》,元刻本《渊颖吴先生文集》等均为稀见珍本。所藏书画也非寻常,如宋蔡君谟《自书诗册》、明李东阳自书《种竹诗卷》、元钱舜举《禅定图》等均为历代“法书首选”,画中青英。
  朱翼厂酷爱书法,精于金石之学。经过30余年的积累,搜访汉唐拓碑版、宋元善本700余种,多为罕见之珍品,如北宋拓本《鲁峻碑》等均是孤品或仅存的极品。
  朱翼厂热爱祖国传统文化,不遗余力投身于文化遗产的抢救工作。20年代,北京文物外流情况严重,为了不使国内珍宝散失海外,他不惜代价,进行“抢购”。往往是为了一件珍品,不顾辗转周折,耗尽自己所有的积蓄甚至为此负债,只要能把宝贝从文物商手里赎回来,他都无悔无憾。如明紫檀夹头榫大画案、紫檀透雕蟠螭纹架几案等等,都是明清一些王公府第的藏品,均为稀世之宝,要收藏它们,不知要付出多少精力和财力!
  朱翼厂有一双鉴别文物的慧眼。他收藏的不少图籍碎版、家具、珍玩均无披挂,全凭自己的识力鉴定。如北宋拓本《九成宫碑》虽由清宫散出,但一无皇帝御玺,二无名人题跋,琉璃厂的碑版业都不敢认,他一见之下,“洞心骇目,几疑梦寐”,即以重金购入。
  朱翼厂并不富裕,他住的北京板厂胡同34号是自己的房子,居住条件并不宽敞,生活也非常简朴,除了珍藏的文物,家中一无长物。但是,他并不想把用毕生心血积累下来的无价宝藏,当作私有财产传给子孙后代。他生前许诺,将自己全部珍藏捐赠给国家,使之永久保藏,永不流散。
  朱翼厂的爱国思想,在裔亲中得到承传。朱氏四兄弟秉承父志,于1952年将所藏碑帖700余种全部捐献给故宫博物院。十年动乱后,又将所藏明清善本古籍2万余册、明清珍贵紫檀家具20余件,以及端砚、宣炉等文物先后捐献给国家,分别保存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馆、浙江博物馆等处,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称誉,以及国内外文物界的推崇。许多专家论定:“朱氏是近代捐赠文物质量最高、数量最多的有数几家之一。”朱氏后裔这种化私为公、献瑰宝于国家的爱国举动,将彪炳千秋,成为当今和后世的美谈。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