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乡土教材 > 文化昌盛 > 正文

翁仁康和他的绍兴莲花落

时间:2017-02-08 11:12:00   来源:   点击:

  爱听绍兴莲花落的观众,几乎没有不认识翁仁康的,只要翁仁康在舞台上一亮相,连四五岁的小孩子也会叫一声“翁仁康,莲花落!”翁仁康差不多成了莲花落的代名词了。

  翁仁康从艺几十年来,登上过首届中国曲艺节、第三届中国曲艺节、第二届中国艺术节的大舞台,获得“浙江省艺术明星”、“全国百名青年优秀艺术家”等称号。

  27年前,年仅12岁的翁仁康从瓜沥大园的田野走向了舞台。当年由于政治的需要,城里城外都时兴讲故事,翁仁康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有灵气,胆子又特别大,他学着大人的样,在台上讲起了故事。讲故事对年幼的翁仁康来说,只是好玩。17岁那年,翁仁康大着胆子上茶馆去说书,一口地道的萧山东片口音,一脸滑稽的表情,再配上几个夸张的动作,常常惹得听众捧腹大笑。在讲故事和说大书中,他开始渐渐接近了绍兴莲花落,并着魔似的爱上了它。他四处求师,可在当时的萧山,上哪去找说莲花落的?于是他找来了录音机当老师,跟着录音机学,对着镜子唱,天天跑广播站翻录磁带。有一次听说绍兴曲艺团的莲花落演员倪齐全来萧山献艺,翁仁康竟骑车赶了20多公里去观看。以后他常常一个人踏着辆破车到杭州、绍兴去听莲花落、评弹等,回来后,就自己摸索,装着样子学;在认识了著名演员胡兆海之后,翁仁康的莲花落步入了正道。

  翁仁康起初唱莲花落是为了挣几个钱。翁仁康家境很苦,高中没读完就到一家纸箱厂当上了学徒。母亲告诉他,家里的草舍不能再住人了,要盖间泥房子,翁仁康就想到了去唱莲花落,好挣些钱来盖房子。可他唱莲花落挣来的第一笔钱,母亲却为他买了一台录音机。这台当年花了100多元钱买回来的录音机成了家中唯一的宝贝。唱戏是件苦差事。那年正月初三,公社组织巡回演出队为村民们搞春节联欢,就在那天上午,翁仁康的父亲突然病逝了,家里办起了丧事。失去了父亲,翁仁康哭得死去活来,可一想到晚上还要上场演出,犯难了,去还是不去呢?节目是喜剧,又笑又唱,可这种时候怎露得出笑容?他决定不去了。母亲了解儿子的心思,过来劝说:“去吧,那么多人等着听你的戏,不要让大家失望。”翁仁康回忆说,这是让他最难受的一件事。

  苦苦地唱,翁仁康“唱”响了,他的《晦气鬼告状》在1985年杭州曲艺大奖赛上获创作、表演一等奖,成了他的成名作。之后,《糊涂村长》唱进了全国第二届艺术节,而他的《新乡长上任》在荣获省第三届曲艺比赛最佳表演奖后,又赴天津首届中国曲艺节献演。《分爹》是观众最喜爱的节目,在中国第三届曲艺节上,火爆内蒙古。现在,翁仁康担任萧山市演出公司经理,更是把精力放在活跃萧山人民的业余文化生活上,他没有一点架子,每年上百场地送戏到田间。他说,我是农民的儿子,报答养育我的土地,是我永远想做、要做的。翁仁康也算得上是位大明星了,上过中央电视台,登过北京大舞台,可是居委会要组织文艺活动去邀请他,他从来都不拒绝,所以他的观众特别多。翁仁康和他的莲花落是属于人民的艺术。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