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越王城下 > 萧山方言 > 正文

歇后语

时间:2005-12-27 16:03:00   来源:   点击:

 

臭腐乳过冷饭——一煞两掼(处事干脆利落)。

辣椒过烧酒——煞克(厉害或过瘾之意)。

石板上掼乌龟——硬碰硬。

裁缝师傅买田——千真(针)万真(针)。

蚂蚁扛鲞头——齐心协力。

瘛手下豆——一手落。

三个指头拾田螺——稳拿。

鳗吃糊虾(虾子)——笃定。

爹同儿子坐牢——牢过又牢。

鞋帮做帽檐——高升。

丈姆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顺梢吃甘蔗——越吃越甜。

冷口哺热食——正好。

木头人摇船——勿推扳(“推扳”,本地方言为“差”的意思)。

丫头做姆姆——老手(“姆姆”即保姆)。

敲没棺材钉——勿留余地。

棕榈树下种芥菜--总(棕)是(树)介(芥)。 (“介”萧山方言“这样之意)。

小鸡吃毛豆——胀煞。

棺材头画花——死要好看。

托老鼠管蚕——信错了人。

苍蝇戴豆壳——大而无当。

无药大炮——中看勿中用。

檀树火筒——勿开窍。

狮子大开口——贪大贪多。

老虎舔蝴蝶——不过瘾。

小肚鸡肠——肚量小。

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老鹰飞过拔根毛——贪婪。

大脚风搔痒——木肤肤(麻木不仁)。

砻糠里榨油——呒花头。

八十三岁学跌打——为时已晚。

酱油铜钱勿买醋——呆板。

贼出关门——防范已晚。

猫当老虎捉(读若可)——过分谨慎。

麻袋盛车骨——装勿妥贴。

破钵头捉(读若可)鱼——乱了套。

江西人补碗——自顾自(是谐用补碗时发出“奇古奇”的声音)

荷叶包刺菱——里戳出(内部出问题)。

老太婆坐花轿——浑顿顿。

出丧忘记棺材——忘记所以然。

木排上带信——勿及时。

小鸡撒屎——倒退。

短脚裤塞袜筒——差得远。

四金刚摇橹——大推大扳(“差”得很远)。

烂田里滚捣臼——越陷越深。

老虎头上搔痒——自招祸。

黄牛钻狗洞——勿量身价。

狗头上套箍——够(狗)苦(箍)。

灰灶房里打扇——悔(灰)气(起)。

瞎猫拖死鸡——碰巧(有时作“胡来”解)。

  阿金推车——追勿牢(相传瓜沥镇方迁溇有一农夫,名阿金,推车快步如飞,村里人称他为“追勿牢”。至今在瓜沥一带凡力气大,手脚快,做事在先者都被赞美为“阿金推车”)。

  马小佬讲事——吃了话(相传瓜沥镇有一名叫“马小佬”的,谁家发生口角,他都要去管一管,并有一惯例,吃了再说。后来就用“马小佬讲事”来讽刺贪财、贪吃的办事人)。

  祝太守修新江岭——空头支票(相传新江岭有一书生,先前穷困,靠砍柴度日,因新江岭路陡,碍其行路,发誓得志后修整新江岭。后来该生得升太守,却不提此事,往日誓言,成为“空头支票”。当地人用此传说讽喻那些说空话、大话的人)。

  城山寺和尚——只剩一半(宋时,城山寺和尚众多。传说泥马渡康王后,城山寺被烧,和尚死去一半。后人用此比喻损失大)。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