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越王城下 > 越风越俗 > 正文

蒲香艾绿过端午

时间:2005-12-24 09:28:00   来源:《沙地风情》   点击:

 比户符悬五毒虫,
豆娘钗朵缀玲珑;
画屏醉倒钟馗影,
人在蒲香艾绿中。
  这是清袁景澜关于端午的竹枝词。
  端午是一个大节,与中秋、春节一样,被并称为一年的“三节”之一。所谓端午,“端”是开始的意思。每月有三个五日,第一个五日即“端五”。为了使五月初五的端五有别于其他端五,人们就称之为“端午”。到唐代,因唐玄宗是八月五日生,为避“五”字讳,由宰相宋璟提议,将“端五”正式改成“端午”。由于农历正月为寅月,按地支推算,五月便是午月,故端午又称“重午”。
  五月开始,天气日渐炎热,江南地区进入梅雨季节,潮湿闷热,病菌蚊蝇大量滋生繁殖,是各种疾病的高发期,因而古人认为五月是一个邪祟作怪的“毒月”,而五月初五“二午相重”,是火旺之相,火过旺则为毒,所以这一天更被视作毒气横溢、鬼魅活跃的“恶日”,端午节的习俗也就多与驱邪祛毒相关。
\
(菖蒲)
  在沙地,最典型的节日现象是家家门插菖蒲、艾叶,并要饮用和喷洒雄黄酒、雄黄水。《本草纲目》载:“菖蒲气温味辛,功能解毒杀虫;艾叶气芳香,能通九窍,炙疾病;雄黄能杀百毒。”菖蒲是南天星科多年生水生草本,形状似剑,含有挥发性芳香油,具有提神、通气、杀菌的功能,对治疗风寒、肺病、胃病均有较大疗效;艾叶是一种菊科植物,清明果就用艾叶和入糯米粉做成,艾叶不仅清香,而且食之开胃。但是端午日将菖蒲和艾叶插于大门,目的并非为了杀菌防病。古人以为菖蒲和艾蒿是一种辟邪祛鬼的神草,而其最见效时正当端午节令,所以人们普遍借它作为一物克百的宝物了。许多人家还要在中午时分将菖蒲、艾叶伴杂于豆荚壳中作成烟堆,驱除邪气。饮用雄黄,则被视作消病强身之举。一般是将雄黄兑酒,中午合家饮用,并将余酒用嘴喷洒在房屋角落,以驱除蛇虫,有的还要用雄黄酒在小孩额头或手心写一“王”字,或涂于耳孔、鼻孔处。端午饮用雄黄,曾是民间的普遍习俗,《白蛇传》中的白娘娘,就是因为在端午饮了几杯雄黄酒,才显了原形。但雄黄是一种含有硫化砷物质的结晶体,泡酒后,三硫化二砷进入人体内,会使人慢性砷中毒,甚至会致癌,故沙地自20世纪70年代起已不再为食。
  与驱邪祛毒相关的,还有许多举措。如一些人家端午日要在大门上张贴钟馗、张天师或姜太公像,并贴上相应的纸条,上书:“艾叶为旗,招四时之吉庆;菖蒲作剑,斩八方之妖魔”及“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诸邪回避”等。释道则沿门赠送“五毒符”,这是一种剪成蟾蜍、蜥蜴、壁虎、蜈蚣和蛇等图案的剪纸,大的贴于门额,小的贴于孩童额头。端午,人们身上还有几种挂饰,有“五谷袋”、“长寿线”、“茧老虎”等。五谷袋是精心绣制的绝小香袋,形似荷包,内盛五谷、雄黄,佩于襟带;长寿线用五色丝线结成,系于小儿手臂,男左女右;茧老虎用蚕茧作成虎形,由女子制作,送给家中男人,“少长皆佩之”。
  端午的午餐不仅丰盛,而且必具“五黄”,即雄黄酒、雄黄豆、黄瓜、黄鱼、黄鳝等,据说可戒“五毒”。雄黄绝迹后,便以其他带“黄”的食物替代,总之要凑成“五黄”。午餐前,部分人家还要让小孩排坐于门槛,由大人喂以糖拌豆腐,说是可以避疮疡。
  在别地,端午大多要竞渡龙舟,但是沙地河湾浅窄,钱塘江上又涌潮奔腾,所以历来没有这种习俗,同时也不裹端午粽。但作为全年三大节日之一,沙地人家都要“望端午”,就是在端午前一月内,婿家须拜望岳家,徒弟须拜望师傅,寄拜儿女须拜望寄拜父母,其礼品为黄鱼、蹄膀、黄瓜等,新亲尤为重视,对方也须于端午前择日回访。现在,此风依然如故。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