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越王城下 > 越风越俗 > 正文

逼债与躲债

时间:2015-01-23 09:58:00   来源:《沙地风情》   点击:

   大年三十,可谓是一个多姿多彩、令人向往的好日子。可是这一天,除了家人团聚、接灶祭祖、吃年夜饭、分压岁钱等愉快的节目外,还有一个使人头痛和尴尬的节目,那就是逼债与躲债。清代范啸天有诗描写这种情景:
寒夜凄凄道路长,
孤灯无伴减辉光;
履声踏破街心月,
半夜匆匆讨债忙。
  年三十夜的逼债与躲债,是农业社会的传统习俗之一。这种习俗既很可悲,也很有趣;既不讲情面,又有着浓厚的人情味。
  以往买卖货物或金钱借贷,讲的都是人格信用。货物交易,除了不熟悉的顾客外,大多总是赊欠的。如是长期的顾客,商家会给你立个手摺。手摺一般用白色毛边纸裱褙摺叠,长约三四寸,宽约寸半,外用一个蓝布裱褙的摺套,套面贴一条红纸,写上客户姓氏。客户买了什么东西,商家在这个手摺上记上一笔,同时在自己店里的流水账上也记一笔,手摺交由客户保管。客户也不必问价钱,商家绝对不会乱记,可说是童叟无欺,到年底对账很少错误。这种交易行为,既方便又简单。如果是短期客户,那更简单,商家只要在其店堂内的水板上记一笔,到还账时擦掉就行了,甚少纠纷。金钱借贷,也只是写一张便条签个名,如果不识字者,借条由人代写,自己按个手印即可,亦很少有人撒赖不认账的。
  本来,欠款是随时可以讨的,但是商家平时很少主动催款。遇到大户还账时,还总是有意无意地给留点尾数,希望继续照顾生意,这是商家拉牢顾客的一种手段。收账有固定的时日,那是端午、八月半和过年,客户一般也会在这三大节日前自动付清。端午和八月半的收账,都是马虎从事,有钱便付一点,无钱则等到年边再付,但是到了年边必须还清,否则就有恶形恶状的逼债场面发生。到了十二月廿五日,债主们都清理出欠款数目,并写在红纸条上,派人送到债户家里。如果债户平时信誉卓著,或是生意往来较为频繁的大户,债主则要特别准备一份礼物专程送去(三节都一样),还要说声“多谢照顾”之类的客气话。当然像这种人家,是不会赖账过年的,商家对他们是既催款又巴结,不会当作逼债的对象。所要逼债的,都是一些贫穷人家,或者是些好逸恶劳的赖皮小户。
  逼债都在年三十的夜里。因为年三十的白天,还属于正常的欠债和还债的时间范围,是不能去逼债的。夜幕降临后,债主或亲自出门,或派遣人马,四出行动。他们三五成群,提着灯笼,拿着账簿及装盛货物的麻袋等,来到债户家中。当事人明知无法还债,不过也不能说分文全无,家里的年货还是稍有准备的,正月初一的赌资也总要留住。在这种尴尬的情形之下,便只有躲债一途了。至于家中天翻地覆,妻小受辱,那是难以顾及的。躲债的方式很多,大多当日下午就已出门,有的躲到至亲家里,有的躲到庙里,还有的躲到野外的灰棚舍里,那种饥寒交迫、胆战心惊的滋味,没有经历过的人是难以体会的。而此时债主则坐在债户家里,声色俱厉地谴责着,债户的家人则是低声下气地说尽好话,端茶侍点加以招待。如果是金钱借贷的债户,当事人又在家,那就很麻烦了。债主便软硬兼施,逼得债户六神无主,走投无路,只好卖田卖地,倾其所有。实在逼不出名堂的,甚至于拿走年货,搬去大门。情形之悲惨,令人鼻酸。所以债户人家都把年三十夜叫做“过年关”。正因如此,人们也往往在年三十夜质当、赎当,当铺的生意特别热闹,并有年三十夜通宵营业的规矩,称之“过宵当”。
  但是年三十夜不过是一个还债的关口而已。按习俗,新年新岁是不得索债的,否则会被视作缺德,为社会舆论所不容。所以只要等到正月初一的“开门炮仗”一响,外出躲债者便似奉了大赦一般,可以大摇大摆地回家过年了。他们穿上新衣裳,仍然可以去搓麻将、推牌九。如果债主与债户见面,彼此还得和颜悦色,拱手作揖,道贺发财,共话新年快乐,而不会再摆出昨夜那种逼债的脸孔,也不提欠债之事。于是,大家还是和以前一样,和睦相处,而往后还是生意来往,还是逼债与躲债。
  具有悠久历史的年三十夜逼债、躲债的风俗,沙地至今尚存。但是逼债的时限,大多已改在年夜饭之前。



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