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版
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萧山文化网 > 特色文化 > 越王城下 > 越风越俗 > 正文

明媒正娶

时间:2015-09-15 10:37:00   来源:《沙地风情》   点击:

  传统婚姻,多由父母包办。同族禁婚,表亲不忌。正娶婚仪的礼俗最为讲究,“娶妻如之何?匪媒不得”;“聘则为妻,奔则为妄”。如未按正娶婚仪的礼俗而委身于别人的女人,是永远不能取得妻子的合法身份的,至多只能在家庭中屈居为妾。所以男女双方都十分注重和强调“明媒正娶”。其礼仪一般有做媒、相亲、纳彩、订婚和结婚等。
  做媒
  旧时,一些中老年妇女经常替人说合婚姻,有的几乎以此为业,称“媒婆”。她们平时十分留意周围的“小官人”、“大姑娘”及其家庭状况,遇有年龄合适、门当户对者,就直接或间接进行游说;有时则是男家或女家看中对方后,请媒婆说合。媒婆能说会道,不仅能较为准确地反映男女双方基本情况及主要特点,而且尽可能隐恶扬善,从而使双方乐于达成嫁娶意向,俗称“媒婆嘴”。除媒婆外,一般人也愿意做媒,撮合婚姻被视为积德之举。
  说媒之初,一般只有一位媒人。当男女两家有了订婚意向后,男方和女方都须有一位媒人,意思是代表本方说话。如牵头的媒人在名义上是替男方说媒的话,则届时女方也需选择一位媒人。
媒人在传统婚礼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说动对方后,媒人须替男方去取“八字”、带领男方去“见面”、引导女方去“看人家”、代双方送换庚帖,以及参与协办订婚、迎亲、拜堂事宜等,直到“新人进洞房”,才“媒人抛过墙”。做媒成功的话,双方满意,可能常来常往,成为故旧;反之则往往归咎于媒人,从此视为路人。
  说成一桩婚姻,媒人可得一笔“谢媒礼”,既包括金钱,也包括礼物。谢媒礼由男方支付(如是“进舍女婿”,则由女方支付)。谢媒礼多寡不一,视经济条件而定。金钱数额必须成双,包成红包,有的在红包上书有“鹊桥之敬”、“巧谐连理”、“义和秦晋”等字样;礼物则为鸡、鹅、蹄膀、布料等。谢媒礼一般在结婚前数日,分头送到两位媒人家。两位媒人收礼后,便去引导接亲,称“圆媒”或“发媒”。婚礼结束后,还要办一桌“谢媒酒”,答谢媒人。
   出八字与换“红绿帖”
  经媒人沟通,男女两家初合其意后,女方须出八字,即把女子出生的年月日时由媒人送给男家。八字一般用毛笔写在一张红纸上。如女子姓陈,红纸四角就写上“陈门闺女”四字,中间则直行书写籍贯、某某之女(也有的写女子本人姓名)、生辰八字等内容,字数须成双配对。出八字后,女方不得另出八字。男家得到八字后,即请算命先生“合八字”,包括合“属相”和“命相”。在属相上,讲究“相生相克”,就是在十二生肖中,有几对是互不侵害的,可以和睦相处,如鼠与牛、猪与虎等等;还有几对是冤家对头,不能相配成亲,如龙虎相配会“龙虎相斗”,虎羊相配会“羊落虎口”,羊鼠相配会“羊鼠俱休”、鸡狗相配会“鸡犬不宁”等等。男女年龄相差六岁的话,称“大六冲”,相差三岁称“小六冲”。小六冲尚可,大六冲忌婚配。命相,就是拿金、木、水、火、土这几个字跟“六十甲子”相配,一共配成三十对,每对都编成一句口诀,什么“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庚午、辛未路旁土”等等,然后用这种口诀来套男女的出生年份,有的命不犯克,有的命犯克,如火水相克、土木相克等等。有的在男女双方八字相合的基础上,还要看女方是否与公婆大人的生肖相克。如因八字不合而不能相配的,男家须迅速退还八字,不得出月。出月退八字,女家视为受辱,男家须备桂圆、荔枝等“包头”,请媒人带给女家,以示赔礼道歉。
  八字相合,并且经过见面相亲等程序,双方满意之后,须履行一道订婚手续,这就是订婚之前的双方互换红纸庚帖,称为“红绿贴”。庚帖先由男方出具,称“求帖”。求帖除书“全福”或“正肃”字样外,另附“敬求台允”四字大红签条一纸。女家收到求帖后,即出“允帖”,签条四字写成“敬遵台命”。男家送庚帖时,须随送荔枝、桂圆、胡桃、红枣、莲子、青豆等“十全果”。女家循例收受大部分礼物。
   见面与“看人家”
  往昔因家长包办婚姻,不少男女订婚前没有机会见面。婚姻获得较大自主权后,在八字相合的基础上,小官人都要在媒人陪同下前往女家与大姑娘“见面”,作为正式相亲。这不仅能使原来素不相识的男女双方得以认识,是俊是丑一目了然,也能使原来熟悉的男女双方因此而郑重其事。见面的日子都由媒人事先联系商定,双方都作充分准备。是日,男女二人均着新衣,打扮齐整,尽可能给对方留下良好的第一印象。到得女家后,小官人与两位媒人围坐于堂前的八仙桌边,女家父母以点心茶果招待。大姑娘按礼也应坐于桌边,但一般因害羞而只递茶端盘,不入座。如果女方满意,就会留下小官人和媒人吃饭,不然则任由告辞回家。
  如果男女两家原本不熟悉,见面之后,女方家长还要以回访为由,在媒人陪同下去男方“看人家”,使心中有底。看家景,沙地人很有一套。男方人家是草舍的话,往往要看梁柱是否用杉木,间壁是否用篾簟,舍面是否用茅草。如疑心堂前的八仙桌是借来物,就会委婉地问:“这桌子蛮结实,何时光做的?”初春时节看人家,则会关切地问:“过年做了几甄年糕?”如果满意,就会留下吃中饭;反之,应起身告辞,男方也不勉强挽留。80年代后,看人家的习俗依旧不变,但去看人家的不只是父母了,多数大姑娘会亲自跟随媒人、父母或与小姐妹相约一起去看人家,她们对自己未来的家庭更为关切。
   彩礼
  彩礼,即聘礼,订婚之前必须讲定,它是姑娘身价的标志,也是婚姻礼仪中的核心内容,反映了传统婚姻的买卖性质。女子收了彩礼就变成了男家的人,甚至变成男人家产的一部分,结婚后成为男家传宗接代的工具。男子不出钱,妻子不会来;女子不卖钱,丈夫请不来。
  早先,彩礼一般按女子年龄计价。据《绍兴市志》记载:清道光前,“越风,贫女许字,婿家聘以钱,按女齿每岁二千文”计同治以后,“女稀,钱增数倍”;民国8年(1919)前后,“女子每岁须洋钱六元,至少四元”。在沙地,彩礼用棉花充当,一般一包籽棉(合50公斤)值女子一岁。此外,还需讲定衣料、首饰、食物等。范寅《越谚》“风俗”条云:“结婚姻行聘,盛备钱银、绸缎、喜花、红帖、钗镯、黏果、结果、响果、鸡鹅、鱼肉、船亭、果亭、茶架、花雕酒、拜柬而往。”女家收下彩礼,回赠龙糕、凤饼、镴酒壶等物。彩礼中,男家必备花雕酒,女家必备茶叶,故有“男酒女茶”之说。贫穷之家,除主要礼物外,不少简略。
  送彩礼,俗称“发盘”,且有“头盘”、“二盘”、“三盘”之分。首次发盘,一般在订婚日。这是最主要的彩礼,也即姑娘的身价钱,含有偿付女家养育费之意。送二盘彩礼,无具体日期,一般在订婚后至结婚前数月内发送,彩礼为金银首饰、成双的缎子、衣料等,用于女家置办嫁妆。也有头盘、二盘同时发送的,称作“随盘进”。三盘彩礼均在结婚前夕发送,用于女家置办喜酒。如女家高堂健在,男家须送孝敬钱及礼品。花轿临门迎娶时,男家还须送“开门钱”、“上轿钱”等。
  贫穷之家置办不起彩礼,常以劳动力代聘金。即经媒人周旋说妥,并立下条规:男方至女家无偿劳动若干年,期满可免彩礼,只需张罗一笔结婚时的费用即可。
  订婚与“毛脚”
  订婚是旧俗婚姻中必不可少的一道环节。订婚,意味着两家婚事正式确定。订婚的日子由男家选择,一般男女两家同日举行。当天上午,小宫人与媒人一起,肩挑头盘彩礼至女家。女家于中午办订婚酒,祀神祭祖,宴请亲朋戚属。席间,女方父母按长幼序列向小官人一一介绍各位亲戚,并由小官人一一斟酒递烟。亲戚长者,均给小官人“见面钱”。下午,大姑娘在小官人和媒人、小姐妹陪同下至男家,男家夜晚的办酒仪式与女家相同。从此便为未婚夫妻,男女双方都受到社会伦理的约束,婚姻的终止再不是随便的事情了。
  俗称未婚婿为“毛脚女婿”,未婚媳为“毛脚媳妇”。反之,则称未婚媳的父母为“毛脚丈人”、“毛脚丈姆娘”。但这是社会称谓,其相互之间的称呼则按礼俗而行,未婚婿称女方父母为“爹爹”、“姆嬷”,对方则以名字相称。自订婚至结婚的时间,快者数月,慢者两三年甚至更长。这要看男方的结婚准备是否就绪,男女的年龄是否够格,以及年庚是否顺利等。结婚,对农家而言,在经济上是特大的压力。不仅要筹措彩礼,而且要造舍或造屋,还要制作“八脚眠床”、箱子、衣橱被柜等新婚家具。因此,“毛脚”期大多在两三年以上。但毛脚女婿也难做,每年春节、端午、中秋三节,均须送厚礼。
  “送日子”与“发行嫁”等
  举行婚礼,俗称“做好日”。男家须提前数月照令女家,在征得女家同意后,男家就请算命先生择定好日,一般须“六合相应”,如“甲子年,乙丑月,丙寅日”等。嫁娶的月份一定不能与男女双方的属相相冲,否则“犯月”。择定结婚日子后,由媒人通知女家,这叫做“送日子”。若女家不同意日期还得另议。当确定下好日后,双方家长都要亲自出马,前去邀请亲戚朋友吃喜酒。亲友往往闻讯即主动送礼,并不等邀请后再送。除特殊情况外,结婚贺礼都应亲自登门相送,以示诚意。贺礼的多寡,则取决于关系亲疏、友谊深浅及经济条件。送给男方的贺礼,一般都用现金,用红纸包封,有的写有“美满良缘”、“宜室宜家”之类吉语;送给女方的贺礼多为箱子、衣被、首饰、餐具等实物,也有用红包代替的,称之为“助嫁”。
  婚礼前数日,男家须择吉日“安床”,其仪式主要是将“八脚眠床”安放就位。按习俗,新婚眠床不可空。自安床至迎亲日,新郎及陪郎须睡新床。陪郎须是童男,一般是夫妻双全的族中未婚男性。等到迎娶前一日女家发来嫁妆后,还需举行“铺床”仪式。《越谚》云:“新妇被褥至,请夫妇双全者铺之。《明史·礼志》曰‘铺房'。”被褥之中,裹有女方娘家放置的红蛋、桂圆、黑枣等喜果,寓意婚姻美满、早生贵子。铺床时群孩常围观争夺喜果。
  婚前三日,男女新人都须“淴浴”。淴浴仪式均由夫妻双全、多子多女之夫妇主持。一人手持砻筛,里面放上红蛋、桂圆、荔枝、胡桃、桑子或花生、绿豆、栗子等果品,下面接一大脚桶,另一人用热水淋果品,然后将毛巾在脚桶水中浸湿,绞干后让新人揩拭,如此重复三次,仪式即告完成。经热水遍淋之果品,称“淴浴果子”,翌日分送戚友邻居。同日,男方须“剃头”,女方须“开脸”。剃头时,先点烛,供茶食。剃头师傅进门即恭喜道贺,口念“七子保团圆”或“十全如意”等吉语,并拔下七根或十根长发,挽成花结,以备送至女家。女方“开脸”,一般由老嫂等人用纱线绞除脸上汗毛。开脸时,也要拔下七根或十根长发,与未婚夫之长发混合搓线,扎于发髻,称“发线”,作为“结发夫妻”的象征,系妇女最珍贵的信物。
  迎娶前一日,男家派遣“行郎”队伍前往女家取嫁妆,称“发行嫁”。嫁妆之中,脚桶等称“圆件”,梳妆台等称“方件”,并有火熜等铜器,饭锡锅等镴器,彩瓶等瓷器,以及首饰、衣箱、棉被、枕头等。圆件有大脚桶、中脚桶、小脚桶、小水桶、马桶、饭桶、桶盘等,均用杉木制作,箍以铜箍。马桶多用黑漆,其他则为红漆。棉被都用新棉缝制,被面用大红绸缎或印花布等,都在八条以上,大小不等,至少可以盖上二十年。发嫁妆的行郎,一般为男方的亲友和邻里,人数多寡不一,但务必成双,以十二人居多,多者达三十二人。行郎通常肩挑一付特大的棉花篰箩,俗称“行郎箩”,箩外贴一红纸,写有“福”、“喜”等吉字。至女家后,女家待以点心、茶饭。除首饰等由新娘随身携带外,多数嫁妆装入篰箩,仅箱子等大件嫁妆用包裹包缚。行郎们都用较软的扁担,一路挑去,嫁妆晃荡,观者如云。
  次日迎亲前,男女两家各须祀神祭祖。祀神,称“祝喜福”;祭祖,称“请大人羹饭”。祀神仪式与祝福相似,但惟新人跪拜;祭祖礼仪与平时相同,但新人须最后跪拜。
 迎娶新娘的花轿
(迎娶新娘的花轿)
  花轿迎娶
  祈神祭祖之后,男家即派出花轿前去迎亲,称“发轿”。不论家境如何,花轿必不可少。因为婚礼中男女双方都讲究排场身份,而花轿是新娘身份的标志。这样,日后如发生口角,女方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不是自己走来的,是你们用花轿抬来的!”即使再醮之妇如祥林嫂者,也要把她“塞在花轿里,抬到男家。”
  沙地花轿多呈八角形,称“八角花轿”,极为讲究。上有“五岳朝天”的锡制饰物,轿身四周精雕细缕,油漆彩绘,有“麒麟送子”、“龙凤呈祥”、“八仙过海”等图案,并以彩绸装束,艳丽红火,还挂有红绿彩球,开有琉璃镶嵌的窗门。两根轿杠上面,用红绸结成杠索,前后各穿一根小杠,四人杠抬,号称“半副銮驾”。置有花轿的人家,主要用于出租。出租的花轿,包括四至六名轿夫,讲究的也可租用多人。轿夫除抬轿外,还在轿前成双成对地充作行郎。新娘头上的花冠、红头盖等,也由轿主人家出租提供。男家除了支付租费,还要给轿夫添红包,否则轿夫故意晃动,让新娘难受。轿主收取的费用,一般与轿夫六、四分成。
  花轿租来后,先请两位儿孙绕膝之长者夫妇充作“福星”、“禄星”,至花轿内用镜子借着烛光映照一遍,再以满燃檀香之熨斗熏轿,俗称“搜轿”,意在驱逐轿煞。发轿时,新郎身穿新衣至门口向花轿作三大揖,以示恭送,称“送轿”;有的新郎则亲自前往迎亲。迎亲队伍仪仗整齐,轿前行郎手持肩头灯、木柴(红绳束缚,称“膛柴”),并有对锣、铳手、吹鼓手等随行。女家收受膛柴后,换上红绳束缚的木炭送还男家,此即所谓“柴新郎炭新娘”,取“人财两旺”之意。花轿自男家出门,即使绕道,也至少需经两座桥才至女家,以博吉利。俗忌花轿与花轿迎头相遇,故迎亲队伍前面的行郎,要放眼远处,设法回避其他的花轿。花轿中途不得停顿,前行时必须奏乐,转弯时必须鸣锣,过桥时必须放铳,既为驱邪,亦显隆重。
  花轿临门之前,女家须请两位“顺溜”妇女将新娘的衣服装入箱子,称“叠箱”;送嫁老嫂为新娘梳“太婆头”,戴耳环等,并伴以吉语;新娘兄弟等人则准备一切行装。花轿一到,动乐鸣炮相迎。新娘上轿前,女家亦须搜轿,仪式与男家相同,惟“福”、“禄”两星均为女性。新娘上轿时,不得随带剪刀之类快口,以免冲犯轿煞。迎亲行郎须不时狂敲大锣,催促新娘上轿,新娘则故意拖延时间,然后才整妆出房。上轿前,新娘须进“上轿饭”,叩别祖宗,辞别父母亲友,然后扎“兜脚绸”,穿红罗衣,戴红花冠,盖红头袱,由兄弟(没有兄弟者由堂兄弟代)抱入轿内。这时,新娘须放声大哭,表示对娘家的留恋;其母亲则坐于马桶上放声哭唱“哭嫁调”,内容为即兴式的劝诫、祝颂之词,俗称“哭马桶”。花轿须在门前连绕三个圈,称“望娘弯”。然后兄弟将轿杠前推,以示送行。送亲队伍中,常有兄弟四人(侄辈亦可充数),“陪堂”(即伴娘)一般也是四人。新娘穿新鞋、扎兜脚绸后,便不可再接触地面,以免带走娘家财运。
  花轿按原路抬往男家,兄弟、陪堂及媒人等送亲队伍均一齐到达。男家迎轿时须奏乐、放炮仗,新郎等人应及早出门恭候。惟婆母应回避,否则谓“热面冲”,以后婆媳不和。
  拜堂、吵房及吃喜酒等
  花轿至男家门前停住后,由老嫂代婆母向轿内新娘献茶。接着,主持婚礼的礼生呼唱:“行迎亲礼——!请新人入堂——!”新郎便将新娘从花轿中接出。其时,为确保新娘“脚不沾地”,从花轿到堂前,用叉袋铺路,新郎新娘由两位“顺溜”太太搀扶,从袋路上径至堂前;或由几个小伙子各拿一条叉袋,轮流铺地,让新娘一步一步踩在叉袋上,铺袋人则一袋一袋地传送,此取“传代”之意。至堂前“福禄寿”三星像前,开始“拜堂”。新郎新娘经礼生司仪,在红烛高烧、鞭炮声声的气氛中,先拜天地,再拜公婆,又夫妻对拜。然后以红绸作结,新郎新娘各执一端,牵引进人洞房,称“牵红”。
  进入洞房后,新郎新娘在床沿居中而坐。两旁伴郎、舅佬,须帮新郎新娘用力挤向对方,以期占据较多位置,以为占位多寡,可卜日后家中权力大小。此外,新郎须设法将衣襟覆盖于新娘衣襟上,以示权大于妻。坐定后,两位“顺溜”太太给新郎新娘各喂七粒汤团,称“子孙汤团”。接着,置酒两盅,分别端给新郎新娘各呷一口,交换杯子后又各呷一口,两盅混合后再一分为二让新郎新娘喝完,此即“交杯酒”。饮毕,新郎用系有红绳的甘蔗作“福杖”,挑起新娘头上的红盖袱及花冠,并抛至床顶,称“挑盖头红”。此时,撒出喜果,亲朋好友涌入新房,竞相抢取,大肆“吵房”。吵房时,众人对新娘多加调笑,新娘不得反目。
  完婚之时,男女双方均大办喜酒,宴请宾客。女方一般于送轿日中午办喜酒。男方则于第二日中午办“正酒”,宴请宾朋;晚上办“谢媒酒”,既酬谢媒人,也宴请丈人、舅佬等女方亲属。此外,男方发轿前尚须办“发轿酒”、“暖房酒”。正酒酒席间,婆母带领新娘按长幼序列逐一认识男家亲属,并由新娘逐一斟酒递烟,尊长则给新娘“见面红包”。
  婚后三日称“正三朝”,新娘须与夫家及房族尊幼行正式见面礼。此时,方按称呼叫家人,称为“开金口”,并从此开始操持家务。当日,仅至灶间添点柴火,取其“红火”、“兴旺”之意;裁剪则先缝制裤、袜,取“富”、“发”之谐音。是日,新娘由新郎陪同回娘家,称“三朝回门”。娘家须办“回门酒”。新人务必当天返回,绝不能在娘家过夜。
  至此,传统婚礼才告结束。


  ①花冠,以竹丝为架,外用红绿色纸及金纸糊成,上插二寸多长的泥人,名叫“花冠菩萨”。
  ②轿煞,亦称“花煞”。周作人《花煞》云:“照我的愚见说来,煞本是死人自己,最初就是他的体魄,后来算作他的灵魂,其状如家鸡。再后来乃称作煞神,仿佛是‘解差'一类的东西,而且有公母两只了。至于花煞(方音读作Huoasaa,第二字常读Saeha),则单是一种喜欢在结婚时作弄人的凶鬼,与结婚的本人别无系属关系。……关于绍兴的花煞的传记我实在知道得太少。我只知道男家发轿时照例有人穿了袍褂顶戴,(现在大约是戴上了乌壳帽了吧?)拿一面镜子一个熨斗和一座烛台在轿内乱照,行‘搜轿'的仪式。这当然是在那里搜鬼,但搜的似乎不是花煞,因为花煞仍旧跟着花轿来的,仿佛可以说凡花轿必有其花煞,自然这轿须得实的,里边坐着一个人。这个怪物大约与花轿有什么神秘的关系,虽然我不能确说;总之男女居室而不用花轿便不听见有什么花煞,如抢亲,养媳妇,纳妾,至于野田草露更不必说了。听说一个人冲了花煞就要死,或者至少也是重病,则其祸祟又波及新人以外的旁人了,或者因为娘子遍身穿红,又熏透芸香,已经有十足的防御,所谓有备无患也欤。”


本站编辑: